您的位置:主页 > 护肤 >

袋鼠妈妈VS杀人鲸 沽空机构反遭澳优“双杀”

日期:2019-09-03 17:45

    本报记者 何文英

    “袋鼠妈妈、袋鼠妈妈,有个袋袋,袋袋就是为了保护乖乖。”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歌词都会情不自禁的哼唱出澳优乳业的这首广告歌曲。

    近日,袋鼠妈妈澳优(1717.HK)被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Capital(简称“杀人鲸”)盯上了,双方进行激烈的多空博弈后,杀人鲸最终不敌袋鼠妈妈,不仅被反手做了波空翻多,还被澳优绝地反击实现经典“双杀”。

    8月16日晚间,《证券日报》记者看到澳优主席兼执行董事颜卫彬最新的一条朋友圈发文:“感谢运气眷顾。今天和恶空头鏖战初胜,晚上就获知荣列恒生大中型指数。感恩感恩,当不负信任,不断进步。”

    “五大罪状”逐个击破

    8月15日早盘,杀人鲸发布万字沽空报告直指澳优乳业财务造假,夸大营业收入、隐藏成本,通过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让高管们得以隐秘地谋取私利。报告称,澳优市盈率应打上25%的企业治理折扣,每股只值5.78港元。

    当日,澳优股价盘中跳水一度超过20%。公司12:41发布公告紧急停牌,停牌时股价为9.73港元/股。8月15日下午,澳优发布澄清公告,强烈否认杀人鲸报告所指控的“五宗罪”,并认为该等指控并不准确极具误导性。

    8月16日,《证券日报》记者联系到澳优执行董事吴少虹,对方表示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对沽空机构的相关指控做出回应。8月16日晚间,记者从吴少虹处获得公司做空报告澄清第一手消息,公司对五大指控逐条回应,并提供了相关数据予以佐证。

    面对杀人鲸的首要指控——关于澳优虚报奶粉销量的问题,澳优乳业中国区副总裁、佳贝艾特总经理李轶旻回应称:“我们可以提供来自国家的官方证明,每一份卫生检疫证书上都记录有报检数和重量,我们随时可以提供每一份卫生证书的数据。据我们统计,所有卫生证书上佳贝艾特2017年报关进口量是5815吨,2018年是9783吨,2019上半年是6381吨。”

    此外,杀人鲸还声称澳优的佳贝艾特羊奶粉来自牛奶有误导消费者之嫌。对此,李轶旻解释道:“国家市场监管局文件中对于羊奶粉有过明确规定,只需要对生粉或者乳粉标注动物性来源,对于乳糖则不需要标明动物性来源,因为乳糖只是一种简单的碳水化合物,无论是牛奶、羊奶还是母乳,分子结构与功能都是相同的。”

    “报告中所引用的一些文章都是截取的局部标题,我们官网上有一个消费者互动的模块,该标题出自于消费者口吻,而非公司官方口径。”李轶旻补充道。

    而对于公司荷兰子公司低报人力成本的问题,澳优首席财务官兼公司秘书王炜华表示:“做空机构对我们的编制逻辑不理解。荷兰的审计报告是按照荷兰标准进行标写的,人工费用包括有临时员工、差旅费等各种杂项,但是上市公司的合并报表是按照港交所的准则来编制的,年报里只披露全职员工的工资和养老金,临时员工是不纳入其中的。荷兰子公司和上市公司审计报告都是聘请的安永负责编写,不会出现相互矛盾、无法衔接的问题。”

    另外,关于收购云养邦股权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王炜华进一步解释称:“云养邦(香港)公司是2016年成立的,一开始是针对于公司发展营养品板块而设立,因为员工人数不多,为了开展事务的便利性,公司就委托我代持股份。我们上个月进行了云养邦的换股,我按照委托人的指令完成了换股手续,相关过程我们都聘用了律师,所有程序都是有律师出具过文件的。”

    最后,杀人鲸还直指澳优未披露多家关联销售方。对此,澳优发布澄清公告称:“杀人鲸资本所称三家分销商并非关联人士(定义见上市规则),公司董事、最高行政人员或高级管理层于三家分销商并未拥有任何权益。鉴于集团与分销商之间的紧密工作关系,有个别雇员离开集团后加入分销商的情况,在业内较为常见。”

    “针对以上问题的会计记账方法我们每年都会和独立审计师进行讨论,现有记账方法是完全符合公司和有关法律规定的。”颜卫彬如是说。

    入选恒生大中型股指数打脸杀人鲸

    在经过上述激烈的点对点厮杀后,澳优成功防守住了杀人鲸的狙击。8月16日,恢复交易的澳优高开近6%,盘中一度涨逾17%。至当日收盘,澳优上涨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