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护肤 >

“大妈经济”为何引起国际关注?

日期:2019-09-18 09:56

从1949年到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了70年的风风雨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一切仁人志士梦寐以求的社会理想。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来自哪里?世界充满好奇,时代不断追问。

人民网重磅推出“70年70问”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寻找历史性成就蕴含的“中国基因”,破解历史性变革背后的“中国密码”。

“大妈经济”为何引起国际关注?

2013年,消费者在某商场黄金饰品柜台前购物。 来源:IC photo

前不久,刘伟琴将几年前在国际金价下跌时“抄底”购入的黄金卖了,她略带羞涩地说:“赚了不少钱。”这位浙江女性的举动,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媒体口中的“中国大妈”的投资行为。2019年6月第一周,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价格再创新高。纽约市场金价也创下2018年4月中旬以来的新高。

2013年国际金价急剧下滑时,“中国大妈”因抢购黄金而一战成名。海外媒体不仅创造了“dama”(大妈)热词,由此引申出的“大妈经济”也受到国际关注

“中国大妈”这个群体,年龄不一、性格各异,由来自中国不同地区的女性组成。她们手握家庭财富支配权,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不仅活跃在中国城镇的广场舞舞台上,还活跃在国际消费、投资市场上。很多人好奇“中国大妈”的神奇和力量来自何处。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迎来高速发展,中国家庭逐步实现财富积累,并开始涉足消费和投资领域。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妈经济”揭示的“银发人群”消费、投资行为,既是中国个人投资者和家庭消费行为的缩影,也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国家综合实力发展的生动写照。

“中国大妈”的“黄金”投资时代

浙江人刘伟琴还记得2013年的“黄金抄底战”。刘伟琴并没有系统学习过金融知识,当年“炒黄金”时,她凭借的是自己10多年的投资经验或者说是投资“直觉”。

2000年,刘伟琴和丈夫从浙江湖州一家水泥厂辞职,下海经营水产育苗生意。5年后,湖州市老乡徐敏利看准乡村旅游的潜力,经营起度假村。得益于国家经济腾飞的大环境,加之个人的勤奋,她们的生意越做越顺,生活也富裕起来。

掌管家庭财富大权的刘伟琴和徐敏利意识到,不能让辛苦积攒下来的钱“闲着”,她们通过身边的姐妹开始接触到投资理财。按照媒体的说法,刘伟琴、徐敏利和她们的“姐妹团”属于较早成长起来的“中国大妈”。她们先从当地的投资机构开始,逐步涉足基金、黄金、奢侈品等多个领域。随着投资经验日渐丰富,她们开始炒比特币,进行海外置业,步伐越走越大,风险也逐渐提高。

“大妈经济”为何引起国际关注?

2013年,“中国大妈”大量“抄底”购买黄金。胡剑欢摄(新华社发)

2013年的那轮黄金抢购并没有让“中国大妈”获得如期的收益。黄金价格在之后的几年里始终处于低位,不少“中国大妈”被套牢。刘伟琴坦言,自己在那几年也遭遇过不少惨痛的投资经历。因此,现在的投资风格越来越趋向稳健,投资的能力和技术也有了进步,最重要的是,“心态变得稳定了”。

其实,“中国大妈”现象并非孤例。据相关报道,日本在经济高峰阶段也出现过一个相似群体——“渡边太太”,即投资境外高收益品种或进行外汇投资的日本家庭主妇。与之不同的是,“中国大妈”的人群规模更大、购买力更加惊人。

建信基金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中国大妈”现象之所以引发世界关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代表的中国国民的惊人购买力。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国民财富快速积累,物质文化水平不断提高,消费水平迭代升级,理财需求也随之提升。“闲资时代”催生“大妈经济”,她们渴望利用投资来实现财富的增值。

“大妈经济”是国民购买力的符号

“中国大妈”这个称呼,是中国女性在家庭内务中具有话语权的生动表现。

“在中国传统的家庭结构中,女性牢牢掌控着‘钱袋子’,是家庭内部事务的决策者和实施者。”中央财经大学新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志军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家庭的消费与投资内容较为单薄,但即使是在料理一日三餐、准备节庆食品等有限的消费活动中,女性的决策能量也甚为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