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护肤 >

时隔13年,祛痘化妆品依然是违禁添加重灾区

日期:2019-07-17 18:43

近日,广东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化妆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抽检发现了标示为“郁丽痘克星(痘痕修复霜)”等24批次产品存在非法添加禁用物质,或检出标签及批件未标识的染发剂问题,其中13批次不合格产品祛痘有关,祛痘类产品成非法添加禁用物质灾区。

自2005年安徽省在标示为“迪豆痘速消”的化妆品中检测出禁用物质“氯霉素”,化妆品中违法添加禁用物质的现象第一次曝光在公众视野,全民关注。到近日广东在祛痘产品中查出违禁添加物,已经时隔13年,祛痘化妆品依然是违禁添加灾区。

时隔13年,祛痘化妆品依然是违禁添加重灾区

▍截图自广东药监局

屡“禁”不止

青眼发现,13批次不合格的祛痘类产品中非法添加的禁用物质有甲硝唑、酮康唑、氯霉素、联苯苄唑、克霉唑、氧氟沙星、环吡酮胺、咪康唑、倍他米松、地塞米松等。其中甲硝唑、酮康唑、氯霉素、联苯苄唑、克霉唑、氧氟沙星、环吡酮胺、咪康唑属于抗生素类,倍他米松、地塞米松等属于糖皮质激素类。

时隔13年,祛痘化妆品依然是违禁添加重灾区

展开全文

▍广东抽检名单2018年第2期中13批次不合格产品与祛痘有关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2018年第一次在祛痘类产品中抽检出非法添加禁用物质。不算各省份发布的抽检通告,在2018年2月份、6月份以及7月份,仅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累计发布了40多批次关于祛痘类不合格的通告, 产品不合格的原因多为检出含有抗生素类药物。

“像祛痘类等定位为功效性产品,消费者追求见效快,部分生产厂家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往往就铤而走险,在产品里违法添加禁用物质。”广东省化妆品科学技术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化妆品配方师夏冷指出,非法添加禁用物质已经成为化妆品行业最大的隐患。某种程度上,见效快已经成为有急切需求的消费者与部分生产厂家之间的“共识”。有些功效产品过分夸大功效,夏冷认为,“这本质上就是欺骗。”

“果酸以及植物提取物等均有祛痘效果,且都是允许在化妆品中添加的物质。”润洁日化副总经理张忠伟告诉青眼,由于这些物质不如激素、抗生素类有那么立竿见影的效果,部分生产企业更愿意选择后者。

在华伊美科技企业集团副总裁张君杰看来,部分生产企业不愿意投入时间和经费做研发,无法研发有效祛痘或见效快的产品,为了得到见效快的产品,只能采取违法添加禁用物质的手段。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指出,人体长期接触含抗生素的化妆品,易引起接触性皮炎、抗生素过敏等症状,易产生耐药性,药物残留还可能导致过敏反应等。长期使用含有糖皮质激素类的化妆品可能导致面部皮肤产生黑斑、萎缩变薄等问题,还可能出现激素依赖性皮炎等后果。而且,《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规定其为化妆品中禁用物质。

药店导购优先推销化妆品

青眼通过梳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抽检采样单位名单发现,除了化妆品店和百货店等化妆品传统流通渠道外,药店也频繁出现在抽检采样名单中。事实上,近年来药店销售化妆品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OTC渠道已成为化妆品分销的一个零售渠道。

同时,药店渠道销售的化妆品也越来越受到化妆品市场监管部门的重视。1月2日,广州市食药监局对大参林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出一张处罚决定书,决定书中称其于2017年11月至2018年11月期间通过旗下各分店销售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韩金靓利威丝染发霜(栗棕色)(批号:2017110204)”,给予其停止经营化妆品19天、没收违法所得1185.00元以及罚款3199.50元的行政处罚。

青眼走访了武汉的10多家药店发现,基本上每家药店都有开拓药品以外的品项,以化妆品、日用品为主。有的大型连锁药店甚至有药店专供的化妆品产品系列,以功效类产品为主。

时隔13年,祛痘化妆品依然是违禁添加重灾区

▍药店货柜上摆着化妆品、日用品等非药品

青眼发现,药店导购在对待化妆品和药品的态度上有所不同。一般情况下,药店导购大概率会优先推荐化妆品。“这款芦荟胶没有副作用,与化妆品店的芦荟产品相比工艺不同,效果更好”“这是草本抑菌祛痘套装,主要成分是海藻等植物提取物,比医院吃药还要有效”“去医院也是给你开抗生素类药物,有副作用。”除了4家只有祛痘药品的药店外,另外8家药店均有祛痘功效的化妆品和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