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护肤 >

皮肤上的螨虫,才不是烂脸元凶

日期:2019-07-24 18:52

我简直不敢相信,很多美妆号、护肤号都纷纷来谈脸上有螨虫不正常、一定要把螨虫根除掉。你们有点职业精神好吧?对得起自己做的这份工作吗?

不用检查,哪个人毛囊里没有蠕形螨?除非刚出生!

今天我就带你们见识一下蠕形螨!

人人脸上都有的螨

有蠕形螨又怎么了?地球又不是你人类包了的,要跟各种生物共享有什么奇怪?微生物也是有尊严的!而且蠕形螨实在太常见了,小孩子偶尔还有净土,成人几乎是100%。

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人人都有,大家都觉得它应该是人畜无害,可以和平共处的寄生虫。

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渐渐有许多位学者不约而同地发现:长痘的人,皮肤敏感的人,确实皮肤上蠕形螨特别多。

多到什么程度呢,正常人皮肤内每平方厘米小于5条,平均0.7条,玫瑰痤疮患者的平均是10.8条,丘疹脓疱期的平均36条!这么说它一定是皮肤疾患的凶手咯?

让我们正眼瞧瞧这位嫌疑犯。蠕形螨到底是什么?

它是世界上最小的节肢动物,8条腿默默地向你表面它蛛形纲的身份,但是跟其他8条腿常见物种不一样的是,它是一个温和的,柔弱的,胖纸,它有一条肥肥胖胖的,像象拔蚌一样的尾巴。

一个毛囊三个螨,这是标配,标配懂吗?

尽管蠕形螨也是一个大家族,自19世纪中叶被发现后,到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140多种,但是寄生在人身上的就是2种,毛囊蠕形螨和皮脂蠕形螨,所以当我们在讨论“皮肤上的螨”时,我们在说的就是这种有大尾巴的蠕形螨。

而网络上充斥着许多用尘螨照片跟你讲蠕形螨的文章,只有八只脚没有大胖尾巴像个螃蟹,下次遇到这种文章,你就想也别想,直接点差评。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强调它的大尾巴?

因为这条大尾巴就是它性格柔弱的证明!蠕形螨住在我们的毛囊里,从来不咬人(废话这么小咬了你也感觉不到),它每天就吃点你的毛囊里的死皮,和皮脂,嗯,有蛋白质有油,咔哧咔哧吃得真香啊,小日子过得确定又幸福,简称小确幸。

它好想好想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啊!所以,它本来是很不想惊扰你的,它很想跟你做个朋友。它非常地注意环境卫生,吃了东西连屎都不往外拉,都攒成结晶攒在肚子里,直到死。

而你想杀死它。

人家谨小慎微到连屎都不敢拉,你还想杀死它!

殊不知——不死还没事,一死,肚子里的东西就全都爆出来了!这些东西才是让你发炎烂脸的关键!

螨并不是烂脸的元凶

蠕形螨真的好软弱啊,它过着快乐的寄生日子,当其他的微生物想要寄生到它体内的时候,它也没有办法拒绝。于是各种各样的微生物住在了它胖乎乎的肚子里,想吃油,明天想吃蛋白质,螨老大就去帮它们吃,养了一肚子的免疫抗原。

但是它只有半个月的寿命。

它愉快的一生很快就结束了,它死了,肚子里的各种细菌、蛋白都排了出来,这些都是炎性因子。

如果你脸上的蠕形螨很少,偶尔死几条也感觉不到,但是如果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地多,你就烂脸了。

炎症会使你的皮肤红肿热痒干,这个环境让蠕形螨有些激动,又想爬出毛囊到皮肤表面去,找找对象,谈谈理想,顺便再生多一窝蛋。

毛囊里的蠕形螨需要跑到皮肤表面来繁衍生息,再爬回去

喂你这样生下去,子子孙孙肚子里都是炸药库,我就要一直烂脸了啊!

我们可以用药去控制症状,米诺环素、多西环素都是非常有效的药物。但是有一说一,在当前的研究看来,其实使用抗生素并没有直接减少蠕形螨的数量,它们很快能够再生、再生、再生出原来的人……虫口。

但是药物可以减少炎性反应的应答,阻断恶性循环。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使用米诺/多西环素去控制玫瑰痤疮时,我们其实没有在取100毫克/天这样一个杀生的量,我们用40-50毫克/天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这个剂量其实是在抗炎。

而外涂的甲硝唑、壬二酸、夫西地酸等等,其实也不是主要通过杀死蠕形螨来达到治疗效果的,它们其实更多的是杀死了那些能寄生蠕形螨的厌氧菌,让一条蠕形螨生得清爽,死得安静,死了也没有放出一个炸药库,仅此而已。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要改变皮肤内的环境,让环境不适于蠕形螨繁衍。

改变肤质是关键

我为什么非要去抠这点字眼,因为这些原理细节决定了杀戮是不解决问题的,你要想想为什么你脸上的这么多,为什么允许它们能繁殖出这么多?这个环境要改变才行啊!你应该做到:

不要过度清洁:过度清洁会破坏皮肤屏障,加剧经皮失水率升高的困境,让蠕形螨更加躁动。坚持每日最多2次清水脸,最多1次或根本不用洗面奶。至于去角质?想都不要去想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