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化妆品 >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日期:2019-11-05 18:57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有点紧张……”前几天,雷军操着熟悉的十级普通话,献出了他在抖音的“第一次”,评论区里广大抖音用户对雷总的排队欢迎,热闹程度不亚于吴亦凡回应李雪琴,堪称抖音这几天的两大热门事件。虽然雷军本人在首抖视频中,表现得淳朴里带着些羞涩,但转身就在微博上兴奋得表示:被小米几大“影帝”拉去,拍了人生第一支抖音视频。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是什么让雷军放下包袱上抖音,发微博竭力宣传?谜底在抖音小视频发布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10日正式揭晓,刚刚从红米品牌正式升级的独立品牌Redmi在北京举行了产品发布会。而雷军献身的这期抖音小视频,正是Redmi本次新品预热视频系列《小金刚能不能活过这一集》里的第三集。

  除了大老板献身第一次,小米的这次新品发布还在抖音上埋了个彩蛋:从视频左下角点击后,进入抖音全球首家快闪店。这枚彩蛋的能量不可小看,在其倒计时截止的1月14日20点前,已有超过500万的预约人数,而正式开售后,最新的红米Note7仅1小时就宣布售罄。

  这个数据,相信不论是雷军还是最近升级的红米品牌,都应该是满意的。而小米在抖音上开快闪店这回事,看似是个小动作,事实上却是品牌升级背后的营销升级。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虚拟空间,升级“快闪2.0”

  从8012年都到9012年了,从饿了么X网易新闻的“丧茶”刷爆全网后,快闪店的概念与形式对于品牌方来说已经不再陌生,作为营销方式中的当红辣子鸡,品牌方通过快闪店为消费者打造全新的场景和体验,如今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快闪的那个“瞬间”能够吸引到最大可能的流量,从而将流量变现。

  回顾过去的两年中,能够回忆起来的“快闪店们”,现象级的爆款背后都有着不错的数据:“丧茶”传播了4天负能量,日销4000杯,融资一个亿;天猫回忆超市三天内接客超过1万人;全国最严肃的官媒人民日报创意出品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时光博物馆”,不仅话题引起3亿人次参加,甚至在北京、上海、深圳办起了“巡回展”……

  线下快闪店的打造从品牌跨界、重构场景两大法则可以基本领会其要义,那么,小米在抖音打造的“全球首家线上快闪店”该如何来理解呢?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从空间角度来说,这个线上快闪店,是在抖音上开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页面——在满是动态小视频的抖音里,这可能是最安静的一个页面:90%是静态的页面,剩下的10%动态在于不断减少的开售倒计时时间和不断增加的预约人数。

  从入口来说,这几天刷到过雷军视频的抖音用户可能会觉得“人生处处有惊喜”:从小米官抖的入口彩蛋,到换个头像挂件都会跳出快闪店“入场”卡片,据说关注了小米官抖的用户还会收到抢购提醒。

  从购买体验来说,抖音这次做的快闪店和之前的抖音购物车有很大的区别,不做外部跳转,在抖音页面内直接预约,直接购买,速度还是挺快的。

  理解了小米在抖音上线的“线上快闪店”形态之后,它与大家所熟悉的线下快闪店相比,所突显出来的优势也就显而易见了:

  首先,突破了地域限制,最大限度获取人流。门店是线下最主要的流量入口,线下快闪店在觅址的过程中,往往追求人流最大的CBD,大型卖场、百货超市的核心区域是整个商圈中的黄金位,而抖音腾出的“快闪”空间,相当于在一个国内日活超过2亿,全网流量TOP级的APP上虚拟了一个门店入口,直接提供了“快闪店”最需要的流量;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其次,从线下到线上的二次营销,到线下线上同时发酵。一般的品牌方,在快闪店落地后需要大量的媒体或自媒体资源,对其布置在某个城市的快闪店进行二次传播,而小米这次在抖音上启动了线上快闪店预热后,不仅登上抖音热搜榜,还累计了超过2亿次的话题视频播放量,同时,不用等快闪店正式开启营业,已经得到了抖音红人的“一臂之力”。

大家好我是雷军,第一次拍抖音的我慌得一批

  第三,数据可追溯。作为线下快闪店来说,用户到过店,除非是导流线上旗舰店可以进行用户追溯以外,大部分用户在茫茫人海中无缘与品牌的第二次相会。而在线上快闪店使用抖音账号登陆,追溯用户点击、停留、最终购买的多种行为数据,追溯这种用户数据,相信对于小米来说,即时没有实现即刻购买,都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槽点满满,硬件新品还能这样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