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化妆品 >

田中主播的三个综艺:没有钱也可以做有趣的节目

日期:2020-06-25 15:08

这两年日本女艺人写真集销量最高的是谁?答案既不是AKB或坂道系的偶像,也不是充满话题的女演员。取得这一殊荣的是风头正劲的独立女主播田中美奈实(田中みな実)。
这位曾经的TBS电视台女主持自从2014年离台单干后成为了日本娱乐圈十分显眼的存在。而田中借以立足的资本则在于她给自己所定下的独特人设。这种人设单用“绿茶”来形容似乎有失偏颇,借用日本网友的话说,她确立起了一条“女生自己可以喜欢,但绝对不允许男朋友喜欢”的全新路线。本文以她为线索串起三个想向大家推荐的有趣日本综艺。这既是对田中人设的回顾,也是对为什么低成本的日综也可以做得有趣的一次小探讨。

田中主播的三个综艺:没有钱也可以做有趣的节目

田中美奈实
《女主播的惩罚》(女子アナの罰)
在日本,有好事者每年都会推出最受欢迎的主持人评选。TBS电视台的女主播们相比于其他台来说明显处于下风。正是出于把这批“没有气场、没有魅力更没有自觉”的主播们打造成明星的企图,TBS于2012年开启了这档主要参演人员全是旗下主持人的深夜节目。

田中主播的三个综艺:没有钱也可以做有趣的节目

《女主播的惩罚》截图
在大久保佳代子和伊达干生两位中坚搞笑艺人的带领下,主播们主动或被迫参与到每期不同的主题之中。作为一档深夜节目,《女主播的惩罚》预算十分有限,所以基本上每期都只有一个固定的外景地:比如在KTV的包厢进行主播“音痴”对决,又或者是在一个会议室举行电视台新周边设计大会。但节目成功的地方就在于通过调动嘉宾本身的特色从而在这些简陋的设定里发挥出无限可能的效果。而具体的做法则是在今天的中国娱乐圈也已经常见的“立人设”。
每一个主播都会被按上冷漠、无厘头、严肃等等性格设定。这其中既有她们本人性格的放大,也有看上去是节目组随手的设定。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人设接近或重复的主播们就需要靠自己的临场反应来实现和别人的差别化。而如何平衡剧本感和自然流露之间的分寸也成为每一个参加者最重要的功课。

田中主播的三个综艺:没有钱也可以做有趣的节目

《女主播的惩罚》截图
节目的一个固定看点就是当时还在TBS台的田中和同事加藤Sylwia之间的对抗。走“作女”路线的前者和走知性路线的后者几乎在所有议题上都能争起来,但她俩明显是玩笑的撕X又因为作为主持人的基本素养显得有理有据。靠着她们的带动,整个节目的主要框架被支撑了起来。而每期都分属不同“阵营”的其他参与者们又可以在大框架下发挥自己的闪光点。
正是靠着主播们对自己在新闻台背后性格的大方展现以及对主持人这个职业的自我嘲讽,从头到尾透露着一股“寒酸味”的《女主播的惩罚》在一众深夜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收视冠军。而在后几年的最受欢迎女主播的评选中,TBS主持人整体的排名也都得到了提高,可谓是一举两得实现了初心。
作为节目核心的田中也靠着自己“讨人厌”但又难忘的性格一下提升了知名度。此后几年,她多次“打败”一众女星蝉联了好几届令人讨厌的女艺人榜首。而娱乐圈的一个真理就是即使是只有坏名声也比没有名声来得好。2014年9月,田中正式发布退出TBS电视台成为独立艺人的申明。有意思的是,她要退出电视台这个哏其实在节目中已经被玩了很多遍,所以大家也没有感到惊讶。相比之下,作为她“死对头”的以专业能力为卖点的加藤主播,在节目未完结之时就表示要专心主持本业而不参加录制。这么看来,“人设”的时真时假还确实不太好猜。
《女人对女人生气的夜晚》(女が女に怒る夜)
从某种意义上说,《女人对女人生气的夜晚》颇有点鼎盛时期的《康熙来了》的味道(或者应该反过来说?考虑到“康熙”借鉴了不少日本综艺的设定)。

田中主播的三个综艺:没有钱也可以做有趣的节目

《女人对女人生气的夜晚》截图
这档NTV于2017年12月推出的不定期综艺目前为止总共播放了6回。最早的两集时长只有一小时,在受到了好评后其播出时间直接翻倍。节目的嘉宾主要分为固定和流动的两类。前者有主持人上田晋也和包括MEGUMI以及若槻千夏等在内的老牌“通告艺人”。后者则是每期新加入的来自不同领域的毒舌女星。除此之外,每一期节目还会请一到两位“鲜肉”男艺人——包括片寄凉太、中村伦也等——作为名义上的“嘉宾”和实际上的“受害人”加入。
简单来讲,本节目只有吐槽生活中遇到的令人不爽的女生这一个主题:从把明明是被别人刚推荐的化妆品当作自己的爱用品再介绍给他人的“学人精”,到借着儿童节的由头发出自己P了很久的学生时代的照片,再到圣诞节发朋友圈晒男友送的名牌包并配文“真是气死我了,老是送一个牌子的”。你能想到或压根想不到的KY行为都会被犀利的嘉宾们一一当众处刑。而就凭这些虽然表现不一但其实核心雷同的题目竟然能聊六期,也不得不感叹这些通告艺人们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以及超绝的复述力和表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