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人才透析

日期:2019-06-27 09:39

  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的人才历来就像一叶飘萍随波浮沉。由于受市场快速发展的影响,这个行业的经营者们对人才的作用不甚重视。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容行业随着市场的扩容发展,创造了许多一夜暴富的神话。短期的暴利思想和暴利现象,使得行业经营者们不能静下心来仔细研究企业的发展之道强化人才的培养和引进,而在于利用人才的浮动漂移,为企业创造短期的“套钱行为”,以达到获取暴利的目的。这样的思想截至今日,仍然在绝大部分企业中盛行。

  中国美容化妆品企业难道真的不需要杰出的经营人才和营销人才?中国的美容化妆品行业难道真的缺乏真正的经营人才和营销人才?

  美博会后的人才清洗

  2003年九月底,华南地区在本年度的最后一届美博会终于落下帷幕。这是一场比往年任何一届都要盛大的美博会。因为“非典”的原因,上半年未召开的美博会被推迟到九月份,行业内绝大部分商家压抑已久而积聚的能量终于在这一刻爆发。连续四天的美博会,来自全国本行业的参展商挤满了广州交易会会馆周围所有的宾馆酒店。白天,交易会场馆内人流如织人声鼎沸做秀不断;夜晚,交易会会馆周围各大宾馆酒店的房间灯火通明挑灯夜战。各商家使出了浑身解数,势图在今年的最后一届美博会中获取大量的订单。然而,一届美博会下来,通常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本年度剩下的时日无多,加之“非典”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厂家商家们的这种卖力拼命表现只能是一厢情愿。

  据了解,本届美博会有近60%以上的厂商并未达到预期的目标,其中包括行业内部分知名企业,仅有近10%左右的厂商获取了大量的订单基本达到预期目标,30%左右的厂商虽未达到预期目标,但尚可支持在下一届美博会前的市场运作。未达到预期目标且招商失败的厂商今年基本上就颗粒无收了。

  表面繁华的背后,掩盖的是无尽的辛酸!2003年,受“非典”的影响,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进入了新一轮的“洗牌元年”,相当一部分实力欠佳品牌知名度不高销售网络脆弱的美容化妆品企业被市场无情地抛弃了。被市场无情抛弃的不仅是实力欠佳的企业,更多的还是那些为企业埋头工作奉献的员工们,一轮美博会下来,他们的命运又漂浮在市场风波变幻的浪尖。

  美博会之后,成功的厂家商家自然大摆庆功晏大肆祝贺,而在大量投入之后并未达到预期效果目标的厂商们则回家之后自然摆出一幅秋后算帐的架势对手下的经理们要大大地砍伐了。

  从来自部分一线品牌的消息,继“非典”大裁员之后,今年广州美博会之后出现第二轮大裁员的高峰。广州某一知名化妆品企业在十月份的半月之内一口气连裁数位经理,包括从企划到销售这些重要的职能岗位。阿斌是这家知名化妆品公司的企划经理,从2002年六月份入职至今,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业绩不俗。但就在今年九月份的美博会刚刚结束,由于本次招商失败,阿斌连同公司其他中层管理干部齐刷刷被老板炒了鱿鱼。从一般意义上来讲,这是公司的人事大地震无疑。然而,在企业的眼里,由于招商的失败而导致公司业绩的下降无疑比人事地震还要受到重创。裁员成了缓解公司困境的最佳办法。

  有人预计,继广州美博会之后,即将在11月初举办的“上海国际美博会”之后将会出现今年美容化妆品业的第三轮裁员高峰。中国美容化妆品业的人才状况和处境实在令人堪忧!

  人才之“死”?

  陈先生今年三十岁出头,斯文儒雅。如果不是他亲口说出自己的经历,谁也不会相信这个大学本科毕业的高材生居然在美容化妆品行业摸爬滚打了近八年。这八年,他的从业经历令人感叹。从最初的业务员做到公司的高级经理,从三线品牌跳到一线品牌,与其说是精彩纷呈,还不如说是酸辣甜咸苦五味俱全。

  1995年,陈先生从东北的哈尔滨南下,从此开始了他在广州的打工生涯。最初在广州白云区新市的一家小化妆品厂里做业务员,每月底薪只有三百元,加上老板给的提成和奖金,每月的收入也有一千来块。由于自己的勤奋努力,一年之后,陈先生成了这家仅有十名员工小厂的业务主任。随着对外业务的扩展,陈先生在广州美容化妆品圈内逐渐结识了许多同行朋友,这其中包括了后来的一些一线品牌的老板们。

  1998年年初,陈先生跳槽到了广州一家较大型的化妆品公司任职某大区经理,负责开发该区域市场。陈先生的工作能力不负公司厚望,在年度总结大会上,陈先生成了该公司最优秀的大区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