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韩国美容业闻名世界 韩女性却开始反抗审美标准拒绝化妆

日期:2019-06-27 18:26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 美媒称,韩国的美容业很火,它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整容手术率,也因此成为整容手术旅游的一个目的地。虽然这个市场中男性的比例越来越大,但美容的压力主要还是针对女性,那些通常做过大量整容手术的韩国流行音乐明星们被当成美的标准,在公共汽车、地铁和电视上,女性到处受到这类广告的轰炸。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28日报道,全球“我也是”(MeToo)运动震撼了韩国高度父权文化下的政治和社会,这些女性部分受此运动的启发,开始挑战人们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对整形手术和化妆品的态度。政治和经济上的不平等加剧了这种愤怒: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韩国的工资性别差距是最大的,女性只拥有国民议会六分之一的席位以及十分之一的企业管理职位。

  报道称,反抗社会严格审美标准的“脱下束身衣”运动在这种环境中找到了受众。今年夏天,成千上万韩国女性参加集会,抗议性侵犯,抗议拍摄窥淫视频的隐蔽摄像头数量激增,抗议女性从美容到法律等社会其他方面所面临的更严酷标准。

  现年22岁的金志妍(音)便是其中之一。金志妍7岁时就知道她要做整形手术,在接下来的13年里,她不断毁掉自己的照片,直到她的父母出钱让她做了双颌手术。后来,她开始对自己为什么在外表上花这么多钱产生了怀疑——每个月200美元、每天两个小时,之后她剪短了头发,还处理了自己的化妆品。

  “韩国的女性歧视更极端,美容业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金志妍说。

  裴莉娜是教人如何化妆的YouTube名人,今年早些时候,听说了“脱下束身衣”运动后,现年21岁的裴莉娜仔细读了别人在自己YouTube频道的留言,许多评论来自年轻女孩,她们说化妆给了她们上学的勇气。

  “我意识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错误,”裴莉娜说,“我想做一个新的视频,告诉她们不化妆也没关系。”

  今年6月,裴莉娜上传一段视频,视频中她过了一遍涂霜、上粉底、描眼线、戴假睫毛的耗时费力过程。然后她在视频中卸掉了所有的妆,对观众说,“别太在意别人怎样看你,你本来的样子就很特别、很漂亮。”

  这段视频被观看了550万次,裴莉娜在YouTube的粉丝从2万猛增到近14.7万。一个出版商邀请她出书,她从那时起剪了短发,不再化妆,每月省下近500美元。现在,她的视频集中在烹饪和分享想法上。

  车智元(音)在一家城市改造公司做视频内容,她于今年早些时候加入到这场运动中来,并创建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现年22岁的车智元曾认为,每月高达700美元的化妆品开支还不够多,而现在她把自己的化妆品拿来玩。

  报道称,这场运动也引发了恶意的反弹,留着运动式短发的裴莉娜、金志妍和车智元说,她们都成为谩骂和死亡威胁的目标。金志妍去求职的两家公司老板对她说,她看上去不够女性化。“与其他国家相比,针对离经叛道者的暴力在韩国要强烈得多,”26岁的徐雪(音)说。

  韩国文化广播公司33岁的主持人任铉珠(音)也经历过这种批评。假睫毛让她的眼睛很难受,每天要用一瓶人工泪液来缓解,她决定在4月12日的早间新闻中戴上眼镜。她的做法在网上引起了轰动,制作人责备了她,观众们写信投诉,但也有女性在公共场合走到她面前来感谢她。

  许多参加“脱下束身衣”运动的韩国女性说,她们的做法已对化妆品行业有了小小的影响,化妆品牌谜尚(Missha)最近的广告启用了一个留短发、有雀斑的模特。广告说,“走出去,把你的缺陷露出来,听从自己而非别人的标准。”尽管如此,人们指出这个广告中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仍遵循韩国的审美标准——广告里的女性都化了妆。

  报道称,要化妆、要有一个心形小脸蛋的社会压力依然很强大。林秀香在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中担任主演,该剧讲的是一个年轻女性做整形手术努力解决自己的形象问题。剧名中的江南是首尔的一个高档住宅区,那里的街头到处都是整形医院。“我不能说,我不用在乎人们因为我工作性质的缘故对我的关注,”林秀香在江南一家美发沙龙接受采访时说,“看看我吧,我做头发,我化妆,我做指甲,我穿漂亮的衣服,我不能被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