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当火爆的微整形 遇上医美维权难题

日期:2019-09-23 14:25

当火爆的微整形 遇上医美维权难题

  《一次微整形五年修复路》追踪

  □本报记者刘文静

  一个是五年前做了面部微整形,至今还在到处找医院做修复;一个是仨月前做了大腿抽脂,大腿疤痕累累迟迟难恢复。9月3日《燕赵晚报》刊发的《一次微整形五年修复路》报道了杨女士、朱女士的微整形经历,两人都“悔不当初”。报道刊发后,在省会专业做微整形修复的尹先生专门来到本报,用一个个亲眼所见的案例报料了当前微整形市场存在的部分不正常现象。

  微整“上门服务”小姑娘苹果肌变硬

  尹先生是开美甲店的,同时做微整形修复的中介。他与北京一家医疗美容医院合作已有3年,向这家医院输送需要做修复的顾客,赚取佣金。“微整形有多火,微整形修复就有多火,因为市场存在不规范现象,不少医美行为游离在监管之外,做医美手术失败的、不满意的人很多,所以需要做修复的人就很多。”尹先生说。

  最近找他做修复的小月(化名)就是微整形失败的案例。尹先生说,小月刚满20岁,对自己的苹果肌不满意,觉得女孩子的苹果肌不丰满就不可爱,她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微整形医生,一名30多岁的男士。这个医生没有门店,只提供上门服务,小月也不方便在自己家做手术,于是两人约好到小月家附近的如家快捷酒店开房做手术。在酒店的床上,医生给小月的苹果肌注射了自己带来的玻尿酸针剂。做完后,两人各自离开。

  小月回家后,脸上一直又红又肿,刚开始她还瞒着父母,说自己因为感冒了脸肿。后来一直好不了,苹果肌不仅红肿,还很硬,在父母追问下才说出了事情真相。而此时,给她做手术的医生已经拉黑了小月,消失不见。几个月后,小月的苹果肌变得像胶皮一样又厚又硬,父母带她找到了尹先生想做修复。尹先生带他们去了北京的医疗美容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小月,她的苹果肌因为注射了不明物质,已经角质化,想修复只能做手术,用刀切开苹果肌把里面的填充物层取出来,但手术是会留下疤痕的。如果脸上皮肤松弛或者有皱纹,疤痕或可掩盖,但小月太年轻了,脸上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手术疤痕无处遁形。医生给小月的建议是再等十年,至少等她30多岁以后,脸上皮肤有些松弛了再考虑做填充物的取出手术。

  找尹先生做修复的另一个女孩晓晓(化名)是妈妈带去做双眼皮的。晓晓今年刚考上大学,妈妈送给她的礼物就是割双眼皮。晓晓妈妈经常光顾的生活美容院会定期请专家来做微整,需要预约,晓晓妈妈就预约了一个专家,花了4800元给女儿割了双眼皮。晓晓的双眼皮手术恢复得挺好,很快就不红肿了,就是看起来别扭不自然。晓晓妈妈再次带女儿去找美容院的专家。专家说,根据晓晓的长相特征,她比较适合“双眼皮+开眼角”组合微整。如果再开了眼角,双眼皮会更自然,整体面貌也会更漂亮。他建议晓晓妈妈再给晓晓做个开眼角,费用是1万元。这件事惹恼了晓晓妈:“割双眼皮还得开眼角,为什么当初不告诉我?”尹先生带晓晓去北京的医疗美容医院做修复,医生检查后说,晓晓年纪还小,再等两年以后会自然恢复的,不建议现在做修复。

  尹先生说,这两个案例代表了当前医美界流行的两种不正常现象,一种是医生上门服务,一种是生活美容院请“专家”给顾客做手术。“上门服务”看似周到,实际上却规避了顾客对营业场所的审查,多数提供上门服务的医生根本没有营业场所,也没有资质,一般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做生意。一旦手术失败,微信拉黑,电话不接,顾客很难再找到医生。而生活美容院请来的专家也未必有行医资格,只是双方为了利益的合作,手术失败后出现的纠纷也很多。

  尹先生告诉记者,他来报社说出这些并非为了揽生意,只是觉得有必要提醒想做医疗美容的人,一定要对医疗美容有正确的认识。尤其是现在很多00后也去做医疗美容,为了贪图便宜,找不正规的机构,随便让人在脸上动刀扎针,一旦手术失败,修复难,维权也难。

  做医疗美容要找正规医疗机构

  石家庄市卫生监督局的相关人士介绍说,近年来他们多次对省会的医疗美容市场进行专项检查,发现当前的医疗美容市场主要存在三类问题:一类是不具备医疗资质的美容机构请所谓的“专家”来为顾客开展创伤性、侵入性的医疗美容服务。他们把这种现象叫做“空中飞人”,顾客并不知道美容院请来的“专家”有无行医资质,即使有行医的资质,在生活美容院做手术也属于非法行为,一经发现将受到查处。一类是医疗美容机构未严格执行医疗美容诊疗的操作规范,如使用未经审批的美容药品、医疗美容器械消毒不符合规定等,极易发生感染或医疗事故。还有一类就是用虚假广告、不实宣传来夸大手术效果、隐瞒手术风险,从而欺骗服务对象,牟取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