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在整形医院里排队的初中生

日期:2019-09-23 15:15

在整形医院里排队的初中生

一项2017年的数据显示,每100名医美消费者中,就有19人是00后。这些稚气未脱的孩子们,在成人审美的挤压下,选择对自己动刀。整容的低龄化趋势正在成为令人忧虑的社会现象。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第 10 篇特稿
        

14岁,第一次接受整形术
吴晓辰14岁时第一次整容,做的是全身抽脂手术。2003年某个清晨,吴晓辰在辽宁省沈阳市一处整形诊所里换好手术服,跟着叫“阿姨”的医生进了手术室。
这年,14岁的吴晓辰的身高超过170厘米,身体只有80多斤。那一年,她因家中装修产生的超标甲醛染病,不得不从艺术学校请假,入院接受治疗。治病使用的激素带来副作用,吴晓辰一个多月猛增了30多斤体重,身体康复后,她的体重突破了120斤。
在中国,大部分求美者的第一场整形手术,会选择创面小、相对简单的项目,接受度最高的手术是双眼皮埋线或针剂注射。对16年前的吴晓辰来说,这些修饰面部五官的手术显得无关紧要,她需要的是让30斤脂肪短时间内消失。
距离艺考季开始还有两个月,吴晓辰的焦虑迅速积攒,如果无法短时间内将身上30多斤脂肪减掉,她只能按艺校老师的建议,放弃艺考,过往两年的备考就全部作了无用功。
吴晓辰病愈返校后,迅速膨胀的体型一度令她觉得学业失去希望。起先,她失去了在集体表演中前排中心区的站位,以往将她当作苗子培养的老师对她表示可惜,然后以“影响班级队形”为由,将她调整到后排边角位。她为此郁郁不乐,同学的议论继续刺痛她。同寝室的同学跟她打招呼:“你是吴晓辰呀?你怎么现在变成这么胖了,我都没认出来。”她不知怎么回答,感觉自己成了天鹅堆里的丑小鸭。濒临崩溃边缘,艺校的老师找到吴晓辰母亲提了建议:要不就让孩子放弃艺考,趁还小,回学校补文化课。
整形是母亲提出的建议。她见到吴晓辰病愈返校后,重新适应艺校环境的过程磕绊不顺。这位经常出入美容院的母亲,想到通过整形,立竿见影地解决吴晓辰身上陡增的脂肪。
手术室里,吴晓辰感觉腹部传来一阵疼痛,随着麻醉剂注入,痛觉消失,手术开始了。16年前,整容院很少出现未成年受术者,吴晓辰感受到医生略显生涩的保护,一名医生负责跟她聊天,避免她见到针管从她体内抽出脂肪的场面,另一名医生则不时告诉她手术的具体过程,“现在开始抽大腿了”“你这里脂肪多,多抽点”。当时的吴晓辰对自己将接受怎样的手术并无认知,这场整形手术由她的母亲主导。
进手术室前,在三个人的面诊室里,母亲主导了谈话。她向医生提需求,医生则针对母亲的要求建议手术方案,吴晓辰像个局外人,母亲与医生沟通时刻意回避、压低声音,避免她听到手术如何实施的细节,怕她因害怕退缩。与医生沟通结束后,母亲告诉吴晓辰:“女儿,你跟着医生阿姨进去手术室,出来后你就变瘦、变美了。”吴晓辰没细想,应承下来,她信任母亲,觉得妈妈只是为了“让我能重新喜欢我自己”。
手术从清晨持续到黑夜。按照母亲与医生商定的方案,医生从吴晓辰腹部和大腿处抽出几大管脂肪,“顺便”做了面部脂肪填充并打了瘦脸针。结束时,吴晓辰浑身包裹纱布,被推出了手术室。经过1个月痛苦的休养恢复,吴晓辰将体重秤上的数字降到了100以下。

在整形医院里排队的初中生

受访者供图 | 小时候的吴晓辰(左)
马太龙是一名整容顾问,从业12年。近两年来,他业余开始在互联网上以“马老师”为ID进行整容知识科普。现在,他接诊的顾客中,不乏带着女儿来整容的母亲。和吴晓辰的经历相似,在这样的面诊中,母亲们往往占据主导权。手术意见往往以家长意见与马太龙的建议为主,最终结合未成年受术者的主观意愿,定下手术方案。
马太龙观察到,母亲们为女儿选择整容材料时,大都不惜花贵价选择尽可能好的材料,以确保不会因材料影响孩子健康。这是属于求美者的母爱。
随着整容观念对低龄人群的侵蚀,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进入整形医院,排队等待手术,为自己开刀。存在隐忧的是,选择整容的人年龄也越来越小,很多人甚至都来不及看见自己自然长成的容貌。

做主自己容貌的未成年人
在整形医院,接受整形手术的顾客被称为“求美者”。生于2003年的女孩“冰块”,2019年往下巴注射了第一针玻尿酸,正式成为一名低龄求美者。与吴晓辰不同,15周岁的冰块主导了自己的手术。记忆中没有犹豫的过程。“想做就去做了。”这是个自然而然的决定,冰块反复强调。
她选择在老家一所整形机构进行注射,事先,她通过网络确认这是一家全国性的连锁机构,而非私人执业的黑诊所。之后,她请母亲驱车送自己到整形机构门口,独自进了诊室,坐在角落里一张病床上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整形。
依照冰块和医生确认的方案,10分钟后,玻尿酸针剂在她原有下巴的基础上,塑造了一个小巧尖利的弧度。接受玻尿酸注射之后,冰块开启了新世界。
 随后,她继续对自己的容貌和形体做调整。她的双腿分3次注入了12针溶脂针,又从左耳取了一片软骨,做了鼻部的整形。
最近的一次,为了追求面部“三庭五眼”的比例,她通过整形手术将圆杏眼调整成桃花眼。
2019年7月,我在北京见到冰块时,这名初中学生的眼球中残留着整形手术留下的血斑,外部无法窥见的部分,一截缝合线留在她的下眼睑内部尚未取出。
说起原本的长相,这名14岁的女孩用手指在面部比划原本眼角所在的位置,告诉我:“原来的眼距,有点太宽了。”
碍于冰块未成年人的身份,她接受的每次正规手术,都被要求提供父母的授权书。
2019年7月份,她只身前往上海接受眼部的整形手术。由于没有父母陪同,整容机构的医师给冰块的母亲打了通电话,随后,一份背面写好授权文字并签名的户口本复印件被传真到医院,冰块的手术得以进行。
一次次签署授权书的过程中,冰块母亲对女儿整形的态度逐渐放宽。一开始她厉声阻止,后来她允许冰块注射针剂,嘱咐女儿“别动刀就行”。
冰块的整形手术逐步深入,到她眼鼻处动刀时,母亲瞒着冰块的父亲签署了同意书,帮助冰块完成了整形手术。
很难说,是冰块的坚持拓宽了母亲对她整形的宽容度,抑或反过来,母亲的态度助长了冰块靠整形变美的欲望。
马太龙的诊室里,出现越来越多未成年人的面孔。以往,求美者群体以步入社会、有一定基础的成年女性为主。但近年来,情况似乎生变。
一项2017年1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接受医疗美容的消费群体呈现加速年轻化趋势,每100位医美消费者中,约有19人为00后。
在马太龙印象中,自2012年起,越来越多未成年人像冰块一样,主动要求改变自己的容貌。未成年求美者以女孩为主,比起成年女性,她们往往目标明确。前往诊所前,她们已经在互联网海量信息中搜寻许久,大致确认了称心的“整形模板”。
“整形模板”往往是某位女性的长相。
从2012年至今,马太龙能具体感知未成年求美者审美的变化,这种变化通过她们选用的整容模板显现,具体可感,随着影视潮流改变。
起初,女孩们心属李小璐,这名长相清纯的女演员,2011年底传出接受过双眼皮手术的传闻。2014年起,综艺《奔跑吧兄弟》热播,前来问诊的女孩们时常从手机里翻出常驻女嘉宾Angelababy 的照片,比划着描述,希望在自己能长出Angelababy的眼睛、鼻子或嘴巴。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7年,演员迪丽热巴出现。到2018年年底,“潘南奎”的名字开始被频繁提及,马太龙上网搜索,发现这个名字属于一位以“整容”为关键词出名的韩国网红。
此后,他开始留意网上新兴的整容模板,以帮助自己提前掌握女孩们的心思。
马太龙感慨,这些低龄求美者更容易抛却自己的真实长相进行整容。在他的面诊过程中,越来越多接受了整容概念的女孩,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嵌套进成年人的审美中。她们往往比照着照片,明确希望整形医生在她们的面盘上造出照片里成年女性的五官。
潘南奎的鼻形经过约5次调整,在互联网信息的帮助下,一些前来求美的孩子能精准说出,自己想要某某年出现在潘南奎脸上的鼻形。
时至今日,马太龙再不会对未成年人主导自己的容貌感到惊讶。面对没有家长陪同的未成年求美者,他已经学会职业地向孩子问明情况,当着孩子的面拨通家长的电话,1对1向确认家长,是否对孩子做整形知情同意。
虽然这些低龄求美者往往能说出明确的整形方向与需求,但马太龙依旧会细致与家长单独讲一次自己的整形建议,确认后,再要求对方提供《手术知情同意书》等授权证明。
平日里,他提醒自己留意求美者的长相。一些未成年人试图故作成熟打扮,来躲过授权步骤进行手术,他不得不防。大多数时候,他可以从对方稚嫩的长相中发现端倪,在面诊阶段要求对方坦承真实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