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济南一女子花4万在至尊丽人美容养生会所减肥却胖了10斤 想去退钱店也没了

日期:2019-06-28 13:56

原标题:济南一女子花4万在至尊丽人美容养生会所减肥却胖了10斤 想去退钱店也没了

  轻信减肥不成就退款4次被忽悠充值近4万

  2016年8月,在领秀城贵和购物中心吃完饭的陶女士被至尊丽人一名营业员拦住,“营业员很热情,说可以到店免费测试身体,还可免费试用产品,我就跟着去了。说我颈椎、腰椎什么的都不好,还有妇科病。”陶女士回忆,当时院长、营业员和几位做理疗的师傅一起围过来,“说这些病不治会越来越严重,甚至有生命危险。”

  针对陶女士的偏胖体型,营业员还说可以制订减肥方案,“当时说不用节食不用运动,只要推拿拔罐就可以减肥”,而最让陶女士动心的是,美容院承诺,8个月内减不到目标体重可以退款。“办卡的话全身关节按摩、减肥都包含在内了”,不仅可以治愈疾病、保健身体,还可以减肥。陶女士终于动了心,在营业员的催促下,她当场充值14000元,办了会员卡。随后4个月内,美容院以有专家来指导工作、发现陶女士有新症状等理由,先后三次要求陶女士分别充值8000元、4000元、12000元。

  想退款发现商家跑路营业执照也注销了

  “办卡时我体重138斤,承诺减到100斤以内。”2017年3月,承诺的8个月已过去,可陶女士发现体重非但没减,反长了十多斤,“太气愤了,我要求按合同退款。”

  当陶女士再次到领秀城贵和购物中心一楼时,却被告知装修原因,至尊丽人美容养生会所已搬到附近的领秀城小区,“我去新店要求退款,发现之前那些院长、师傅都不在了,打电话给院长,每次都说在外地出差。”

  2017年4月,陶女士接到美容院发来信息,称美容院再次搬到伟东新都附近,“去那里一看,店名不是至尊丽人而是太乙阁。”陶女士和另外10名在至尊丽人办卡的会员一起找到太乙阁,要求退款,却被告知,太乙阁和至尊丽人签了协议,“太乙阁只提供服务,不承担其他责任,退款只能找原来的至尊丽人。”

  “我们太乙阁和至尊丽人有合同,至尊丽人的会员可以在我们这里享受服务,但想退钱要找至尊丽人,我们不负责。”太乙阁老板宋女士称,当初自己新店开业想拓展会员,所以接手至尊丽人100多名会员档案,但双方并没经济往来,“也就是说这些会员剩余的钱没转到这里,来我们这儿只是接受免费服务。”宋女士称,自从开业以来,至尊丽人的会员多次来找自己退款,影响了自己生意,“现在我也联系不上至尊丽人的老板,当时她跟我说这些会员都只剩几次服务,后来才知道很多人都充值好几万块。”

  陶女士到工商局查询才知,至尊丽人已注销营业执照,“上百名会员都交钱办了卡,怎么说注销就注销呢?”之后,陶女士和几位受害者反复打美容院朱姓负责人电话,“一开始还接电话,后来干脆不接了,现在电话打不通了。”

  充值连发票收据都没给举证难不好维权

  在11名会员组成的“至尊丽人受害者群”中,每人充值金额不等,最多的5万,最少的也有5000多元。这么大金额的预付消费有没有签订合同?合同中又是怎样规定的?对此,没有一名顾客能给出答案。

  “只有第一次办卡时签了合同,当时是躺在床上按摩时营业员拿出合同,根本没让看内容就催促我签了字。”陶女士说之后再也没续签,并且每次充值也没收据或发票。“我签合同时也是这样,躺在床上,没看内容就让签字。”其他顾客也遇到了同样情景。陶女士等十余名受害者找到工商部门,“工商部门说没执法权,退钱难度很大。”之后,陶女士又报了警,“派出所说,美容院的行为界定起来很难,不属于诈骗。”

  “预付卡的问题确实很多,根据目前接到的案例,商家跑路是其中性质最恶劣的一种。”济南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种预付卡最大的特点就是滚动充值,充值金额消费到三分之一时就开始催消费者充值,因此卡内会积存大量资金,一旦商家跑路,会给消费者造成较大经济损失,“而且没很好的办法追责,只能把这样的商家列入异常名录。”

  造成商家恶意“跑路”的原因是,虽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会对基于资格合法与否而衍生的各类违法违规现象进行监督核查,但这些限制仅对规模型企业和公司起作用。而对一些中小型企业、个体户,由于违法成本较低,并不害怕这些限制。一些小型商家由于经营不善、入不敷出选择“跑路”,而由于他们规模较小,跑路后很可能不再进入市场,因此更加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