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美容院非法行医成常态 医学美容行业亟待规范

日期:2019-06-29 10:23

  爱美之心在促进国内医学美容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催生了美容院和小诊所非法行医成为常态的现状。虽然行业前景可观,但亟待规范。

  爱美之心在促进国内医学美容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催生了美容院和小诊所非法行医成为常态的现状。虽然行业前景可观,但亟待规范。

  利益驱动

  不论是赴韩整容失败,而引发的首尔街头维权事件,还是因为隆胸手术而丢掉性命的女孩,甚至可能遭遇5天速成班里“成就”的微整形师——这些坏消息,并不能阻止爱美人士对美的追求。

  另一面,各色美容院里的玻尿酸填充、超声刀、水光注射等项目轮番上演。“稍微有点规模的美容院都会推这样的项目,一来,客户有需求,二来,有利可图。”一美容院曾经的美容顾问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小区、商圈周围的小广告就更多了……”

  同时,充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中的微整形信息,则更加随时随地地刺激着爱美人士的神经。

  “昨天,还有朋友问我,私人注射的方法是否靠谱,而她的信息来源正是微信。”深圳亚华智库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亚华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更有甚者,在微信朋友圈或是微店中看到产品,就买了,连注射都是自己完成的。

  “目前,医学美容的操作,相对容易,一个大夫就可以完成不少项目,这就使得非法行医的可能性增加。当然,还有一些是因为利益驱动。”田亚华称。

  而利益,确是重要一环。

  “一家美容院如果能在两天时间里,承接20个项目(按部位算),就能赚回一个月的利润。”一有意愿将医学美容项目引进自家美容院的经营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她所说的引进,指的是请外力援助。请来的,通常都是自称来自韩国的医师,有助手随行。在美容院支付来回交通费用的前提下,他们提供给院方一份报价单,出诊者提供产品、负责操作,院方提供场地和有意愿接受治疗的顾客。出诊者按报价单收钱,院方加价多少,出诊者并不参与。

  “院方通常都是按高于报价3倍的价格销售给顾客的,利润很可观。”上述经营者说。

  虽然诱惑力极大,但该经营者目前还没有引进这个看起来颇为赚钱的项目。“他们自称是韩国人,但出发地却是广州。另外,他们不肯签署合作协议,并声称,因为不合规,协议的签署,对双方都不会有利。”

  而前述美容顾问曾经供职的美容院就多次做过这样的项目引进。“总公司说请来的人是韩国人。”

  该美容顾问不能确定来进行治疗的,一定就是韩国人,对美容院的收益也不甚清楚。但据她了解,有出手大方的顾客,单次消费就在10万元以上。

  供需失衡

  田亚华认为,导致医学美容行业乱象丛生的重要原因在于供求关系。

  “因求美者增多,专业的医学整形机构和医师无法与之匹配,导致一些非法途径产生。同时,生活美容(美容院)的非法行医,在中国,已经成为较为普遍的、大家公认的一种现状了。”田亚华说。

  即便是在工作日的下午两点,一整形医院的前台仍聚拢着三四位前来咨询抑或是等待“治疗”的人,而另一边的休息等候区已然满员。

  晚上10点,只要点击进入某整形医院的网站首页,线上咨询师也会分分钟闪现,并耐心回答来访者的各种疑问,并适时地向其介绍和推荐。

  虽然整形医院已经很卖力地接单了,但依旧有为数不少的顾客流向了美容院或者其他地方。即便在美容院就诊,有时候会花费更多。

  前述美容顾问表示,上规模的美容院,为了维护自身品牌,会提高安全保障,用好产品,请好医生,费用自然不会太低。而真正可怕的,是小美容院、小私人诊所开展的微整形项目。

  “相较于大美容院和整形医院,他们没有品牌优势,只能用较低的价格来招揽顾客,但为了利润,偶尔可能会铤而走险,用并不安全的产品抑或是以次充好的产品。”该美容顾问表示。

  不仅如此,这样的供求关系还催生了医学美容医师的速成班。

  山东一微整形美容零基础精修国际医师注册班的招生正在进行。根据其对外发布的招生信息,没有专业要求,没有年龄要求,只要有意愿,通过上培训班就可以成为医学美容整形医师。学费从5800-39800元不等,且“包教包会,学习3-5天……”

  “目前,国内的医学美容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在中国,医学美容概念的提出,也就是最近5-10年的事情。”田亚华称,因医学美容的操作相对简单,通常,一个大夫就可以完成一些操作,这就使得非法行医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与此同时,中国医学美容的市场规模也不容小觑。

  据世界银行发展报告,整形美容最为著名的韩国,其医学美容行业的年产值大约是600亿美元,占韩国GDP的4%。中国的目标受众估计会达到9000万人。

  “眼下,越来越多的外来资本也准备进入这一领域,医学美容行业趋于良性的发展也会成为必经之路,相信未来在政府引导、行业自律下,国内的美容整形业会进入稳定发展阶段。”田亚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