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胆真大!“美容师”培训4天开整形诊所注射假药

日期:2019-07-01 18:11

爱美人士一定要选择正规的机构,否则当心美容变毁容/CFP

爱美人士一定要选择正规的机构,否则当心美容变毁容/CFP

  晨报记者黄慧青

  通讯员朱严谨湛英杰王红欣

  只经过四天的培训,聂某就决定开一家自己的微整形诊所,不仅给人注射假冒微整形药品,还以数倍、数十倍甚至更高的价格倒卖假药。美甲店老板杨某无相关资质,就敢给人做微整形手术,使多名女性留下后遗症。

  日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犯罪嫌疑人聂某涉嫌销售假药罪对其批准逮捕。

  聊天群找到了黑诊所

  27岁的婷婷和24岁的莉莉是韩流忠实粉丝,通过朋友的介绍加入了一个名为“某某整形”的聊天群,里面经常会有各种微整形诊所和所谓“医生”推销微整形套餐,经不住诱惑的婷婷终于决定找一家上门试试。

  2016年1月中旬,婷婷和莉莉一起事先约好的某诊所准备去打瘦腿针和瘦脸针。诊所设在居民区的一楼,开门的是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自称姓聂,是位微整形医生。聂某之前和婷婷已经联系过打针事宜,婷婷因为自觉大腿粗,想要打瘦腿针。

  聂某表示瘦腿针当中效果最好的叫做白毒肉毒杆菌(BOTU-LAX),是韩国生产的进口药品,可以用来瘦腿和瘦脸,这种药在韩国卖得很紧俏,所以价格比较贵,但是白毒效果很好,大概三到七天就能看到效果了。

  两个女孩心动了,忙问多少钱,得知一针要2800元,需要在小腿部肌肉注射,一共要打三针。她们觉得价格有点贵,便和聂某谈起价格来,经过讨价还价,聂某最终答应以2700元的优惠价格给她们。

  除了白毒,聂某还向她们介绍了其他瘦脸去脂的产品,女孩们表示这次如果效果好会继续考虑,聂某便拿出针具准备打针,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开门一看,原来是民警和相关行政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到举报上门检查。经检查,诊所内有数种假冒伪劣药品,聂某遂被带至派出所。

  美容师”培训四天就上岗

  在派出所里,这个“医生”终于原形毕露。原来,他没有任何行医或美容资格资质,这个诊所也没有办任何手续。聂某不过是觊觎微整形行业的高利润,半路出家,2014年12月在深圳一家宾馆里参加了某个所谓的“医学美容微整形培训”,只培训了短短四天,聂某便觉得自己有了行医的资本。

  2015年5月起,他开设了这个地下诊所开始从事微整形,主要打肉毒、做水光等。店内一共两个人,聂某是老板,负责从网上联系客户,向客人介绍美容整形药品。客人来店里,也由他亲自为客人注射这些药品并收取费用。

  另外还请了一个名叫“柴柴”的帮手,专门给客人打美白针。因为美白针是静脉注射的,聂某不懂,有时就请“柴柴”来注射。

  除了给客人打,聂某还在聊天群内买进卖出,收取下家的钱以后,再付钱给上家,让上家直接发货给下家,他从中牟利。前文所述的白毒肉毒杆菌(BOTULAX),进价不过380元,他却卖出2800元的高价,翻了近10倍。水光针“HYALU”用于美白皮肤,进价一只8元,售价单支240元,翻了30倍。此外,还有玻尿酸、溶脂针、绝斑针等等,他均以翻了数倍的高价卖出。

  检察机关表示,这些销售的药品均无授权许可,聂某知晓这一点仍然通过非正常渠道采购并销售,系明知涉案药品系假药而进行销售。

  微整形后多有后遗症

  无独有偶,1969年出生的杨某本是一家美甲店的小老板,平日里都是给顾客做美甲、脱毛、种睫毛等服务,她和上述案例中的犯罪嫌疑人聂某一样,受美容行业暴利驱使,也打起了微整形的主意。她在店内张贴微整形广告,在毫无资质的情况下自称是“美容医生”。

  2013年到2015年,顾客小美经她推荐做了6次玻尿酸鼻部注射和6次肉毒素注射瘦脸,还有一次提拉脸部埋线,共计消费了77000元。之后,小美出现了头晕、视力模糊、脸部抽筋等不良反应。

  2014年11月中旬,客人珍珍通过网络认识杨某,并聊天咨询了她注射玻尿酸的有关事项。后花了20000元打了六针玻尿酸、苹果肌提升和下脖线溶脂。同时,她还进行了一次补修玻尿酸,花了5000元。这以后,她也出现了不良反应,有时吃了辛辣的东西,在额头、眉骨处有红肿和疼痛。

  2015年1月23日,客人小桃到杨某处做了前额和眉骨处注射玻尿酸,共消费了10000元。等到3月份,她的额头出现了红肿。同年10月,经江苏中医院检查,小桃的额头里面有了积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