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容资讯 >

广州美容院打广告卖迷情粉 广告词迷魄慑魄[组图]

日期:2019-07-12 15:17

暗访记者买到的迷情药(红色包)和蒙汗药(白色包)

卖迷情粉的男子(中)给暗访记者交货

交货中,卖迷情粉的男子电话不断响起

卖迷情粉的男子和暗访记者接头显得异常警惕

  海南新闻网3月14日消息:记者暗访发现广告吹得神乎其神的迷情粉原是葡萄糖,院方称系医生个人行为。

  “美容医院公开售卖迷幻药、迷情粉!”2月27日下午,本报接到读者报料,广州麓景西路下塘新村某医疗美容诊疗中心打广告卖“迷幻药”、“迷情粉”。

  举报

  美容医院广告卖春药

  报料读者向记者展示了一本杂志,上面刊有标题为《药王·性福情圣专家》的广告,面积约1/4版。广告宣称,保密邮寄“麻醉迷幻专家”、“少女迷情粉”、“催情口香糖”等。对“麻醉迷幻专家”,广告这样描述:”药水分麻醉型和迷魂型,用时只需一(喷、闻、拍、吹)2秒钟歹徒昏迷。任你捉弄,或神志不清,任你使唤,说出秘密隐私。”

  对“少女迷情粉”,广告宣传词更为惊心动魄——“可对你喜欢的人速成欲望。无色无味,是单身朋友的最佳红娘。你看到女孩(男孩),只需粉剂一弹(一喷),爱你发狂,可6个月不变心,沾着皮和肉,姑娘跟你走。”

  广告落款为广州市某医疗美容诊疗中心(地址:麓景西路下塘新村)。并列出了一个邮政储蓄卡号,户主名为赵某。

  暗访

  坐诊医生介绍卖方

  按照广告地址,2月28日上午9时30分,记者来到麓景西路该医疗美容诊疗中心。医院大堂内,贴满大幅这家医院此前给病人成功整容的宣传海报,海报对面的一排椅子上,几名病人正在输液。

  来到导诊台前,两名女护士正与一位20多岁的男子在里面聊天。记者递上广告,表示要购买广告上标注的“麻醉迷幻专家”与“少女迷情粉”。两位护士闻听之后交换了一下眼色,看了看旁边那位男子。该男子递过来一个登记簿,要求记者登记。记者刚刚准备登记,他突然又说了一声“不用了”,将登记簿拿了回去。一名女护士随后用手指了指身后的走廊,对记者说:“你去第三诊室。”

  第三诊室在走廊右侧第三个房间,屋门虚掩。记者正欲推门进入,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记者肩膀,问道:“你来干吗?”

  这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当他听说记者是来买药的,立刻热情地将记者让进诊室。与此同时,另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也跟随进去。

  不足10平方米的诊室又被隔成内外两间。里面仅有桌椅,看不到任何医疗器械,两人都没有穿医用白大褂。

  “你要什么药?”引记者进门的男子把记者带进里面的房间,笑眯眯地问道。他表示他们在这里仅仅是行医,买药需要去别处交易。

  随后他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讲了几句话后把手机交给记者。电话那头的男子自称为老Z。他在电话中一再承诺“药一定有效,否则退货”。

  记者询问药品价格。老Z称,“迷幻专家(每包)200元,迷情粉根据起效时间长短(每包)从280(元)到600(元)不等。”

  老Z随后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固定电话号码,说想买药的话先到三元里北站再与他联系,随后挂断电话。记者假装心急,要求在诊室内交易,接待记者的男子安抚道:“干这个都是保密的,你也清楚,不能在这里(交易)。”还信誓旦旦表示,“没有效果你可以来找我们。”

  记者离开诊室,在外面接应的同事说,记者接洽过程中,那名30多岁的男子一直在医院门口张望,十分警惕。

  此后,记者还分别进行过两次暗访,情形与前两次相似。

  购药

  500元买到“迷情粉”“迷幻药”

  当天中午1时许,记者致电老Z。“说好上午到(三元里)北站跟我联系,为啥没有来?”电话中,他显得有些恼火。

  记者解释觉得价格太贵,回去与朋友商量了。老Z这才答应继续与记者交易。他要求记者到广州火车站后再与他联系。

  一个小时后,记者来到广州火车站,拨通老Z电话。在电话中,他要求记者乘地铁到三元里大道山西大厦前等他。

  2时30分许,在山西大厦门口,记者再次拨通老Z电话。他详细询问了记者有几个人,穿什么衣服。随后让记者在原地等候。

  约15分钟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来到记者面前。他年约30岁,身高1.75米左右,圆脸,稍胖,皮肤白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