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体 >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详解武汉方舱医院如何运转

日期:2020-04-07 12:59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从2月3日起,也就是武汉疫情最严重之际,政府决定迅速协调启用集中收治确诊轻症病人的大型医疗场所,将会展中心、体育场馆等改造成方舱医院。回过头来看,这项举措被认为是中国此次疫情防控的关键之举。

当地时间4月2日,全球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一篇聚焦中国建设和启用方舱医院(Fangcang shelter hospitals )的文章。该文章由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团队,以及德国海德堡大学全球公共卫生研究所等团队共同完成。王辰为该文章的通讯作者,也是武汉建设方舱医院的主要推动者。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详解武汉方舱医院如何运转

王辰等人在文章中首先指出:为应对新冠疫情(COVID-19),中国首次采用了方舱医院。方舱这个词,在中文里听起来让人联想到“诺亚方舟”,它有点类似野战移动类医院,但它指的又是一个新颖的概念:大的、临时建立的医院,一般由公共建筑(如体育场馆、展览中心)改建而来,用来将轻度至中度症状的传染病患者和家庭、社区隔离开来,同时提供医疗照顾、疾病检测、食物、住所及社会活动。

方舱医院可以迅速建立,为没有严重或危重疾病的患者提供大量的病床和适当的护理。如果病情恶化,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可以将患者转移到更高级别的医院进行更复杂的治疗。方舱医院还可以提供情感和社会支持,帮助病人从人生的困难阶段中恢复和走出来。

武汉于2月5日启用首批三家方舱医院,随后的三周时间内,又陆续建立起13家方舱医院。这16家方舱医院一共可容纳13000个床位,截至3月10日,这16家方舱医院为大约12000名新冠患者提供了护理。

随着疫情在武汉的逐渐平息,床位使用率趋近于零,方舱医院相继休舱。第一家于2020年3月1日关闭,截至3月10日,所有方舱医院都已休舱。

作者们认为,中国在应对COVID-19疫情时启用方舱医院的经验表明:未来一旦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舱医院可以被强有力地采用。尤其适用于其他的流行病,但也可以用于其他规模大或快速增长的涉及疾病或损伤的事件,比如大规模中毒或自然灾害。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们阐述了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启用的方舱医院的概念和发展,描述它们的主要特征和基本功能,讨论方舱医院成功的关键问题,并考虑其他国家应将方舱医院作为应对COVID-19的一部分。

武汉为什么要建立方舱医院

武汉疫情发展过程中,一度让当地医疗系统处于高压状态。作者们提到,今年2月初的时候,武汉指定收治COVID-19患者的医院没有足够的床位,成千上万的轻度中度COVID-19患者不得不被送回家进行隔离和观察。

正是由于医院床位短缺,武汉需要一种快速大规模的方法来隔离和治疗轻度中度患者。疫情在武汉达到最严重程度的时候,每天新增数千人感染。鉴于这种实际情况,武汉通过改造展览中心和体育馆于2月5日开设了三家方舱医院。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武汉又新启用13家方舱医院。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详解武汉方舱医院如何运转

武汉疫情期间,方舱医院的患者流动。

随着疫情在武汉的逐渐平息,床位使用率趋近于零,方舱医院相继关停。第一家于2020年3月1日关闭,截至3月10日,所有方舱医院都已休舱。

在启用方舱医院之前,无法住院的新冠患者或疑似患者只能在家隔离。家庭隔离在传染病流行中也是应对措施之一,它是替代医院隔离的一个重要选择,隔离者在家隔离期间需要改变行为,但不需要额外的基础设施投资。

然而,作者们提到,中国决定不将轻度中度的COVID-19患者在家隔离,原因有很多。

第一,家庭隔离使患者的家庭成员处于危险之中。中国早期流行病学证据显示,半数以上的COVID-19患者家里至少有一名家庭成员患有此病,所有聚集性感染中的75%-80%发生在家庭内部,提示家庭内传播率高。

第二,患者如果在家隔离可能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把自己最关心的人置于感染疾病的风险之中。

第三,家庭隔离不太可能完全有效,因为它不能被严格执行。病人可能会打破在家隔离的规定,外出办事、娱乐或锻炼。

第四,在家隔离很难组织医疗护理、频繁监测疾病进展,并及时将在家隔离的患者转到医院治疗。COVID-19可由轻度或中度恶化为严重疾病,需要迅速转入医院治疗。武汉在启用方舱医院之前,在家隔离的患者从出现严重症状到进入三级医院接受重症监护的时间长达10天。方舱医院大大减少了这些延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