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体 >

莱辛:“在任何场合都是异类”(图)

日期:2019-06-14 09:49

莱辛:“在任何场合都是异类”(图)

早年莱辛

莱辛:“在任何场合都是异类”(图)

晚年莱辛

多丽丝·莱辛:“在任何场合都是异类”

来源: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夏榆 实习生 林怡静 发自北京

1997年,在纽约接受《沙龙》杂志采访的时候,多丽丝·莱辛说,她在任何场合中都是个“异类”,早在罗德西亚便是如此,不仅因为她的两次婚姻,而且因为她是个“喜欢黑鬼的人(Kaffirlover)和赤色分子”。

我曾经因撰写种族问题而成为作家,然后是共产主义者,又是女权主义者,而后是一个神秘主义者。

那么,现在呢?多丽丝·莱辛现在是谁呢?

我依旧是原来的我,还是老样子。

——多丽丝·莱辛

“这个我不能讲。”马悦然朗声笑着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对于“多丽丝·莱辛的获奖在文学奖评委中有多少票赞成,有多少票反对”的问题,马悦然回答说:“这是秘密。”他只肯说:“多丽丝·莱辛,她是很好的作家。我很早就读过她的书。”

10月11日,在有二百年历史、位于斯德哥尔摩老城中的瑞典学院内举行了诺贝尔文学奖公告仪式。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发言人,霍拉斯·恩达尔使用了不同国家的语言宣读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名字和其获奖的理由。他先是用瑞典语读,然后用英语、德语、法语、俄语宣布。

只有女人更懂莱辛

众多的记者纷纷来到莱辛位于伦敦的住宅外。等待片刻之后,莱辛步态蹒跚走出房门,走下台阶,她就站在花园中接受简短的采访。多年以前由于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评价莱辛的小说反传统,永远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奖,所以这次获奖非常出乎她的意料:

“我没想到我会获奖,因为他们告诉我,我永远不会得奖。我的意思是,这样你还会惦记获奖么?既然知道我不会得奖了,一年年过去,我也就死心了,而且生活中除了获奖还有更多的事情。”莱辛戏称,“他们可能觉得她太老了,现在就颁奖给她吧,否则她可能会死。”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多年龄在50岁到70岁之间,而莱辛获悉她获奖的时刻,正是她迎来88岁生日的时候。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历史中,她是年龄最高的获奖者。

美国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对多丽丝·莱辛的获奖不以为然,认为“她过去15年的作品不具可读性”。布鲁姆对美联社称:“尽管莱辛在早期的写作生涯中具有一些令人仰慕的品质,但我认为她过去15年的作品不具可读性,是四流的科幻小说。”

与哈罗德·布鲁姆的批评态度不同的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东方学系主任罗多弼教授。

罗多弼表达了对莱辛获奖消息的“高兴”之意,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时说:

“如果莱辛不能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话,我认为是瑞典学院的一个错误。现在瑞典学院受到人们的尊敬,因为他们沾了莱辛的光。”罗多弼说。

罗多弼称莱辛“在女性主义里面她是一个英雄”,他最早是在1970年代读到莱辛的书,对《金色笔记》印象很深。“她曾经到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我去听,不过那时候人很多,没有和她说话。她给我的印象是比较严肃,但是又有幽默感。她并不出风头。那次演讲,有很多人提到有关政治的问题,也有很多人提到女性的问题。”

“她不但是一个激进的作家,而且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特别是她在非洲长大,她在非洲的生活中见过世界不公正,但是她不是一个狭义的左派。莱辛在作家里面真的属于最伟大的作家,你不知道她好到什么地步。”

瑞典年轻的汉学家陈安娜是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的学生,译介过余华、苏童、莫言、王安忆等中国作家的小说,并为此曾获得过瑞典学院的“翻译奖”。她说瑞典学院颁奖给莱辛,这次是选对了人。她说:“莱辛早就应该得到诺贝尔奖,可能瑞典学院里大部分是男性,以前他们不一定能懂她的重要性。为什么现在能懂?现在瑞典学院里有女性评委,而且可能里面的人慢慢也会变,莱辛现在年纪已经很大了,要不然就太晚了。”

“只有女人更懂莱辛。”安娜说,“在瑞典五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多都读过她的书,她写了很多,比如独立思考、独立生活的那些女人,她们怎么面对困境。她的书对于六七十年代的女人来说几乎是必读书。”

但是安娜和她的朋友们都不喜欢瑞典学院发布获奖公告的措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