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体 >

健身产业开创“互联网+运动”的新模式 将是关键之道

日期:2019-06-24 14:30

健身产业开创互联网+运动”的新模式 将是关键之道

社会新闻来源:工人日报 2019年06月19日 04:48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海南海口一家健身房聚集了许多健身爱好者。骆云飞 摄/中新社

  健身产业,作为“消费升级”的代表产物,在物质需求满足以后,人们开始追求更健康的体魄、更健美的形体,身体活力及优美体态已经成为个人品牌的象征。据统计,2018年全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5亿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达41.3%左右,庞大的健身人口为健身行业带来巨大的需求。

  国家《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提出,到2020年,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达7亿,体育消费总规模达1.5万亿元。如何掘金万亿元的健身市场?有专家指出,在互联网环境下,无论将硬件还是软件作为切入点,都有创新的可能性。而开创一套全新的“互联网+运动”的新业务模式,将是关键之道。

  健身业“大而不强”

  8个月完成3轮融资,累计金额上亿元,这是“初出茅庐”的健身品牌Shape交出的成绩单。在2018年的健身行业中,能够如此快速地拿到巨额融资的公司,全国鲜见。Shape创始人曾翔认为,健身行业的最大问题不在“需求端”,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供给端”。

  据统计,我国健身俱乐部数量自出现以来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从2010年3245家增至2018年的5000余家。预计到2019年底将达到6000家。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健身是一个非刚需、低频、重体验的行业,非常重视细水长流。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渗透健身领域,行业内呈现出了健身俱乐部、私教工作室、互联网智能健身房三者并存的局面。从新三板上市的几家健身公司实际情况来看,门店最多的只有几十家,经营范围也局限于一城一地,而在这一城一地中,同类的竞争对手也有不少。这种情况在整个行业中普遍存在,对于健身企业来说,无论是继续深耕当地市场,还是向外开拓新市场,都意味着规模的扩大和业绩的提升。

  今年4月,重庆一健身房因经营不善予以转让,导致众多老客户充值健身卡无法使用,出现群体性抗议事件;去年10月,湖南长沙一健身房开业一月因逾期43天未缴纳租金而关停,400余名会员40万元办卡费打水漂;同年12月,上海一连锁健身房关停,物业通告显示,该店因严重拖欠租金、物业管理费及水电费被物业公司解除租赁合同。

  6月16日,《工人日报》记者在重庆南岸区一小区搜索附近的健身房,地图显示仅方圆1000米就有20多家。在询问了几个常年居住该小区的居民后,记者了解到,就距离小区500米左右的健身房来说,5家健身房三年内就已换两轮牌子。

  在距离该小区最近的道格韦恩健身会所里,一位健身教练告诉记者:“之前,这个小区里面有家健身房,但是没过多久就开不下去了,然后我们就开了这家会所,是专门选了附近两个小区中间的位置。”

  记者发现,健身房的总数其实没有多大起伏,只是一直有旧的离开新的到来罢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健身房纷纷关停,但数据却有增无减的怪象了。

  重庆市体育运动研究所李文建研究员坦言:2018年是中国健身房的变革年,健身房渗透率持续提高、资本持续推动行业发展,但淘汰率也在同步上升,行业洗牌转型提速。经营困难的工作室,预计今年集中进入退出期。但资本助推的连锁俱乐部和小型健身房,将持续推动健身房连锁化。

  市场问题困扰消费

  “本来去健身房主要看重的是那里的环境、氛围,还有老师带。结果时间久了就发现,健身器材越来越不干净,角落还有堆积的空饮料瓶,看着就心烦,谁还想去?”家住重庆杨家坪办卡不到半年的杨女士说。她本想借办卡花那么多钱来激励自己坚持锻炼,结果现在更愿意在家里自己练。

  根据三体云动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健身房生存白皮书》,74.7%的“出事”门店都是由于现金流断裂、入不敷出难以为继而导致的转让、倒闭,也有部分门店是因为股东合伙人之间的各类纠纷。再加上部分门店管理混乱,加剧了关张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