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妆 >

美妆评测乱象:评测产品之前请先“评”良心

日期:2019-06-12 11:23

乱花渐欲迷人眼,五花八门的美妆评测有时也会让消费者找不到北。在专业人士看来,绝大多数美妆评测的方法和结论都经不起推敲。

产品合格谁说了算?

前不久,一篇题为“25款美白面膜大pk 谁才是‘稳准狠’的美白高手?”的文章引起了阿灿的注意。这份评测内容不仅从外观质地上对25款面膜进行了描述,而且声称邀请120位志愿者“赤身”亲测,并且按照《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对25款美白面膜从微生物、重金属、激素、抗生素、防腐剂等186项进行抽样检测,对违禁成分进行了筛选,并在实验室条件下进行了美白功效评测。

这样一份看上去处处都体现出专业性的美妆评测内容,在专业人士眼里,却漏洞百出。广东省化妆品科学技术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化妆品配方师夏冷指出,文中提到的几项所谓的“致敏物质”均为化妆品的合法原料,评测时却将它们当作产品问题单独拎出来评价,对生产厂家的声誉造成极大损害。

阿灿查询《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后发现,甲基异噻唑啉酮、甲醛及甲醛供体、4-羟基苯甲酸及其盐类和酯类均是允许在化妆品中添加的防腐剂,均可以在面膜中使用,并限定了在化妆品中使用时的最大允许浓度。比如甲基异噻唑啉酮在化妆品使用时的最大允许浓度为0.01%,甲醛总量控制在0.2%以内,且当成品中甲醛浓度超过0.05%(以游离甲醛计)时, 都必须在产品标签上标印“含甲醛”。

阿灿发现,该评测将甲基异噻唑啉酮等列为禁用物质时,分别参考了欧盟标准、《东盟化妆品指令》、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说法、欧盟化妆品指令等标准或规定,而不是参照《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且同一份检测报告中对不同成分的筛选,采取了多个标准。本来在国内属于合法合格的产品,换成国外标准来评价时,就成了“问题产品”,容易误导消费者。

除此之外,夏冷还指出,所谓面膜中添加荧光增白剂问题本身就是不成立的,研发工程师不可能在配方中添加荧光增白剂,因为没有任何意义,关键是有荧光现象的不一定就是荧光增白剂。

评测不是杂活,是专业活

从美妆博主到普通用户,从传统媒体到自媒体,人人都可以是美妆评测内容的生产者。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极大程度上降低了美妆评测入行的门槛。只要有一台手机,连上网,就可以录一段试用一款或多款产品的视频,或是编辑一段体验感受的文字,发到微博、微信、小红书等平台的个人账号上,就生成了一个可供分享的美妆评测内容。

这种初级的美妆评测代表了各大美妆评测平台的绝大多数,基本上都是对外观质地的直观描述,加上试用时的感受以及试用一段时间后的直观效果的展示,更像是一份产品使用说明书。阿灿随意点开了小红书上的一篇11款遮瑕膏的美妆评测笔记,博主对11款遮瑕膏进行了用途和试用效果的说明,并从遮瑕度、滋润度以及持久度三个维度上进行了主观评分。在阿灿看来,这类美妆评测主观性较强,没有具体实验数据支撑,缺乏权威性,但好在“绿色无害”,可以当做产品售后评论来看。

一篇“优质”的美妆评测内容,至少看起来应该是专业的。可以看出,以实验室或第三方检测机构为依托,以工程师为团队的专业美妆评测是一种趋势。

前段时间,老爸评测DADDYLAB微信公号上发布了一篇“sk2神亻山水,竟然八成是水!!!”的文章,让一众消费者大跌眼镜。文中老爸评测DADDYLAB经过论证,判断该产品宣称含量超过90%的PITERA,实际含量只有18%,从而得出该产品八成是水的结论,并进一步将该产品的氨基酸成分、pH值交由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了检测,从其成分含量分析其功效。事实上,大多数从检测有效成分入手的美妆评测,其思路都是如此。

在德州昂立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翟丽看来,针对一个产品的有效成分含量进行检测,然后来推测产品的功效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有效成份不一定含量高就代表效果好,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也会增大,或者是会导致皮肤产生依赖性。另外,考量产品的有效性还是要从整体水平来判断,有的有效成份高。在配方体系建设中,多少含量能真正在皮肤上起作用,还需要临床数据说明。

动机存疑

化妆品成分党概念的兴起,也造就了美妆评测热衷于成分检测的火热现象。阿灿发现,美妆评测的博主除了热衷于检测产品的有效成分以外,还热衷于检测有毒成分或是违禁添加成分。

这样一来,化妆品除了在备案时需要进行备案检测以外,还可能在产品进入市场后遭受监管部门或美妆评测博主的二次抽检,以排除可能出现的有毒成分、违禁物等。翟丽介绍,备案检测是出于产品规范管理,比如稳定性、微生物和重金属及违禁物的添加等,美妆测评是在这个基础上,更突出产品的效果、安全等消费者关注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