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妆 >

快手电商是怎么快起来的?

日期:2019-07-02 12:22

快手电商是怎么快起来的?

300亿营收目标和2亿DAU背后,有快手电商的贡献。网红与商家捆绑,利益互换,构成快手电商独特的生态版图。

全天候科技

文 | 全天候科技 马程

  2

  快手CEO宿华认为,快手的算法逻辑是基于人,而不是基于内容消费。这个90%用户都聚焦在三四线城市及以下市场的平台,始终有着与众不同的生态版图。

  2018年以前,猎奇的短视频App吸引了大量小镇青年,快手就是其中之一。但由于喊麦主播代表MC天佑和其他头部主播因直播不健康或低俗内容接连遭遇封杀,忠实的刷客们日渐减少。

  而随着快手全面开启商业化进程,如今打开快手app,电商已成为一股强劲的力量。为了短期内拉新、获客、卖货,电商们把主播红人作为突破口,开始疯狂撒钱。

  “刷客走了,电商成为主播们新的金主。”快手八卦主播陈阳提到,电商在整个快手生态中的位置越来越重。

  5月25日,快手第一户外主播祁天道和往常一样在直播中,直播间在线人数超过40万。17点59分,距离截榜还有最后30秒。他和团队停下其他工作,开始大声喊出倒计时。

  按照惯例,快手主播在每天直播结尾,整点打榜截止后,都会回馈打赏的“老铁”,为他们“甩人”——让粉丝关注在直播间打赏排行榜前五位的“金主”,如果有金主是电商,会呼吁粉丝们进入电商的直播间,并慷慨解囊购买产品,为其“爆单”。

  也就是说,电商在为主播撒钱后,一方面可以直接获得大量粉丝,同时可以利用这个黄金时间卖货,冲销量。祁天道是快手最优质的主播之一,他的打赏榜首位经常会引发争夺。截榜前30秒,位于其打赏榜单第一位的电商“玩家也是玩”已经刷了60万元人民币(约600w快手币),领先第二名很多,于是“玩家也是玩”没有继续加钱,而是静等倒计时。突然,祁天道开始大喊,“有人上来了!有人上来了!有电商偷塔了!”

  偷塔指打赏者在最后时刻打钱,拿走“榜一”的殊荣,也称秒榜。而就在倒计时不到10秒的时候,手工艺品电商“银师傅”突然进入了直播间,一口气撒出了70万元,压着最后一刻,偷塔成功。

  震惊之余,祁天道不忘与银师傅连麦,大声呼吁直播间几十万粉丝们关注他,“走一波10万加!都去点关注!”随后,银师傅的直播间里一下子涌入10万人。他也抓住机会,开始直播卖货。

  “那天卖了小两万单,赚回来了。还增了8万多粉丝。”银师傅对全天候科技承认这笔投资很值,至于采取了偷塔的方式,是“耍小聪明”,“我不是土豪,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位居榜二的“玩家也是玩”白刷了60多万后大怒,他在之后的直播中对银师傅公开约架:“有本事出来干一场,不卖货,陪你刷到底。” 约架的视频很快传遍快手和微博。但银师傅没有应战,他说,自己只是为了做生意。

  今天的快手,靠刷客为喊麦情怀买单的时代已经过去,靠“撒钱”来挣钱的电商们撑起了半边天。与快手商业化和上市计划一起向前推进的,还有由主播、粉丝、电商形成的独特商业生态,这为快手带来了新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考验。

1.“捆绑”电商

  快手独特的“老铁+秒榜刷客”的文化土壤决定,快手做电商不像淘宝那样抽流水,也不是由网红电商亲自带货,快手目前最头部的电商,使用的是土豪刷礼物买粉丝、平台和网红分礼物钱的模式。

  不少粉丝开始投诉电商吃相难看。但快手八卦主播陈阳透露,从今年初起,快手头部主播们大都主动让电商在直播间“挂榜”——维持在榜单前五名。不久前,红人“二嫂”因为粉丝投诉过多,决定暂时取消电商挂榜。

  就在二嫂取消挂榜的当晚,陈阳算了一笔帐,其榜单前五的打赏加起来才刚刚超过20万元,“平时榜一的价格都比这高,算上全部的打赏,二嫂当晚可能只赚到了平时的三分之一。”

  随着2018年下旬,快手加快商业化步伐,陆续上线快手小店和广告平台后,电商玩家们迅速侵占各大直播间。

  辛有志(辛巴)就是“银师傅”等腰部电商羡慕的“土豪”:做外贸出身,创立广州和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自创品牌棉密码和辛有志严选;他的妻子初瑞雪是微商品牌ZUZU的创始人。有传言称,两人在来到快手之前,已经身家过亿。

  辛巴也许不是“主播电商互惠”模式的开创者,但却将这个模式发挥到极致的人。入驻快手半年多,其粉丝数已经高达1800万,甚至高于很多当红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