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妆 >

2018年印度化妆品个护市场增长率达15% 美妆博主成印度社交媒体新网红

日期:2019-06-17 14:39

在印度 YouTube 网站上,一段 2 分钟 45 秒的关于上翘眼线的美妆视频迅速走红,点击量达 24468428 次,这比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日前为 2019 年大选发起的“我也是守望者(Main Bhi Chowkidar)”运动相关视频都要多 15 倍。

33 岁的施卢蒂·阿琼·阿南德(Shruti Arjun Anand)是一位计算学技术(BTech)专业本科毕业生。近日,她的一档印地语美妆栏目在 YouTube 美容频道上线,为粉丝提供最新最实用的美容资讯,包括眼线笔、腮红刷、口红色系的选择和涂抹方法。她在印度 YouTube 网站上坐拥前两大美容频道:其中,Anaysa 频道主要是教初学者如何画眼线和在家做美甲,该频道的订阅量达 519 万,排名第一;其同名频道 Shruti Arjun Anand 的订阅用户数则为 337 万,排名第二。

阿南德表示:“我来自印度占西(Jhansi),小城镇的女孩对化妆技巧和美妆很感兴趣。” 阿南德现居住于诺伊达(Noida),2011 年,当她在美国保险行业做兼职时,她一时兴起在 YouTube 上开设了一个频道,专门发布有关发型设计的自制视频。

8 年后,她和丈夫阿尔琼•萨胡(Arjun Sahu)在 YouTube 上已设立 8 个频道,并拥有一个 12人 的团队,其中包括内容总监、摄影师和编辑。她的丈夫甚至辞去了体面的 IT 工作,和她一起做美妆视频。“我认为,我发布的 YouTube 视频很成功,因为我的粉丝非常认同我,”阿南德说。

633f6e66403ce6fc39893_0.png

施卢蒂·阿琼·阿南德,33 岁,现居住于诺伊达, 她在印度有两个广受关注的美容化妆频道: Anaysa 和 Shruti Arjun Anand

在她的视频中,有精心设计的产品植入,但她表示:“我们努力将品牌视频的植入限制在每个月 10 个以下。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与此同时,在古尔冈(Gurgaon),27 岁的德维纳·马尔霍特·查达(Devina Malhotra Chadha)也开始在家拍摄短片,并发布到网站上。她的头发染成一缕缕不同的颜色,上面还系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手上戴着几个红色手镯。她先用旁遮普语跟粉丝问好(Sat Sri Akal),然后在自己的网站 guiltybytes.com 上分享《妆前打底秘笈》(foundation hacks)视频。她表示:“我本身也许看起来不像个名人,我理解印度女性在混搭和配色方面所面临的问题,她们一直想找到一款适合自己肤色的底妆。”

633f6e66403ce6fc39893_1.png

美妆博主和网红在印度社交媒体上异常火爆,吸引了大量粉丝,并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近来,社交媒体红人已成为 Lakme、雅诗兰黛(Estee Lauder)和 MAC 等化妆品公司以及 Nykaa 和亚马逊印度(Amazon India)等品牌和在线平台最看重的营销渠道之一。

这些美妆博主大多以邻家女孩的清新形象示人,以轻松搞笑的方式为大家解读知名化妆品牌的奥秘。家住孟买的 Gia Kashyap 是一位 Instagram 大网红,她开设了一个名为 GiaSaysThat 的热门博客。她表示:“在过去几年里,网红经济在化妆品领域效果明显,其中,美妆视频已成为日化品牌最爱的推广方式之一,这主要是因为网红弥合了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差距。美妆博主等网红通过照片或视频的方式,分享自己的护肤和美妆秘笈,更容易引起粉丝的共鸣。”

印度版“聚美优品”Nykaa 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妆达人、网红博主和 YouTube 写手的美妆教程,其在没有市场营销的情况下,短短几个月内就拥有了超过 25 万的订阅者。Nykaa 将根据网红传播的内容质量、粉丝数量和粉丝的回复率选择使用网红。Nykaa 旗下的私人电商品牌 FSN 的首席执行官莉娜•查布拉(Reena Chhabra)表示:“研究表明,消费者往往根据用户评价和在线推荐做出购买决定。因此我们发现,网红是与用户互动的最佳方式。”查布拉还指出,彩妆企业与 KOL 签订的合作协议各不相同,有的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有效,也有的是为推出某个特定系列的化妆产品。

西方国家一直不看好在线网红经济,但在印度,据 KOL 营销机构 Buzzoka 的调查显示,73% 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计划增加对网红营销的预算分配。

查达目前已拥有 4.5 万名订阅者,其博客通过点击付费广告和向品牌出售横幅广告位置而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