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俩重庆女孩把“重庆造”服装秀上世界顶尖时尚杂志

日期:2019-06-27 11:31

俩重庆女孩把“重庆造”服装秀上世界顶尖时尚杂志

周璞真和邵芸儿

    每个人,看似人生的列车沿着不同轨迹前行,然而有的人相遇后,人生轨道平行并和,列车驶向了同一个方向……

    周璞真和邵芸儿,一对儿重庆女孩。

    周璞真在渝北区龙溪镇念小学,在重庆南开融侨中学初中,在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读高中,大学在美国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at The New School)就读。

    邵芸儿在观音桥新村小学念小学,在重庆外国语学校念初中,大学是在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学习。

    于是,她俩在美国相遇了。

    最初相遇,偶然点点头,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来自于重庆的浓郁家乡情感,让她俩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闺蜜。

    毕业设计的时候,她们被分到同一个班。

    毕业之后在纽约分别工作了一年时间,学习服装设计,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把中国元素融进欧美服装。

    毕业一年之后,一起做了品牌。

    “Refuse Club”中国传统和西方时尚相融

    她俩用了“Refuse Club”作为品牌名称。

    “Refuse Club”来源于法国历史上有名的“落选者沙龙”。

    “落选者沙龙”是印象画派初期成员,包括马奈在内的名家,在十九世纪末被巴黎主流艺术沙龙拒之门外后自发组织的一个独立展览,所展出的画作都具有新颖的内容和技法。

    “Refuse Club”的中文名是“意难平俱乐部”, 来自于红楼梦“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俩重庆女孩把“重庆造”服装秀上世界顶尖时尚杂志

 

    她们认为:“对十九世纪末的新派画家来说,无法自由分享展示新的艺术理念是他们的‘意难平’;而对我们新人独立设计师来说,行业先驱们所设置的条条框框,时尚界相较于纯艺术界的墨守成规,也是我们的‘意难平’。正如‘落选者沙龙’的艺术家不墨守成规那样,我们希望通过品牌去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

    来到纽约之后,两个重庆女孩发现亚洲女性在欧美人眼里有一个固化形象:画着丹凤眼,穿着贴身紧致的新式旗袍。于是,她们想表达的其中一点就是去打破欧美人对亚洲女性身材的形象固化。所以,宽松的旗袍是她们设计的一个亮点。

    周璞真和邵芸儿设计的服装打破固化思维,不分男女,比如有一套芍药花纹的香云纱衬衫让男模穿上。“Refuse Club”绝大多数的款式都有男女生尺寸。她们的设计理念虽然基础源自于旗袍、西装、衬衫、中山装,但是可以看见不对称的衬衫,倾斜的烟兜,宽松垂坠的旗袍,织锦缎缝成的运动短裤……在“Refuse Club”系列服装上,传统被逐一打破,可以看见根据时尚元素改造重组后的结果。

俩重庆女孩把“重庆造”服装秀上世界顶尖时尚杂志

    所有服装的每一道工序都是“重庆造”

    “我们这一代人个性都很鲜明,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很强。传统服饰不能一成不变,毕竟传统是一个传承加演化的过程。”

    比如在传统的旗袍面料上做丝网印刷,印上她们自己绘制的插画。一方面,丝网印刷必须是纯手工的,从制版到最后调色每到工序都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时间,是一种成本不小的工艺。尤其是像现在,快时尚产业比较发达,很少有品牌愿意去花时间做这样的面料改造,一般都是热转印。但丝印图案的随机不可控性,不同材料墨水精细的质感是不可替代的。

    “Refuse Club”系列服装所有的制作工序都在重庆完成,打版和缝制是在江北一个长期合作的打版师傅那儿完成的,丝网印刷是在解放碑做的,压褶的部分则是在鱼洞的一家服装工厂完成的。

俩重庆女孩把“重庆造”服装秀上世界顶尖时尚杂志

    她俩决定在纽约时装街做一场时装秀。

    纽约的时装区毗邻时代广场,区域内的大厦里多是制衣厂、纺织厂和服装公司,她们租用时装区一栋高层大楼里的一间办公室办秀。品牌才刚起步,俩女孩都拿出重庆女孩的麻辣个性,她俩并没有像其他时装秀那样雇佣制作人甚至制作团队,而是和朋友们一起,从选址、找模特、设计妆发、策划道具、搭建场景、改造灯光,办秀的每一个细节,全是亲力亲为。

    办秀前一晚排练的时候,有个男模临时说他不来了,还有一个女模特发现也订错了,排练那天灯光和场地布置也不太理想。那几天,她俩整晚一整晚失眠,感到特别沮丧,她们对自己很不满意。

    直到凌晨,她们终于解决了场地和灯光的的问题。

    “这次失败的话就是我俩最后一次办秀了!”

    中国元素备受国际时尚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