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微信的“游戏观”:“跨界”游戏制作者的新战场

日期:2019-09-17 14:20

原标题:微信的“游戏观”:“跨界”游戏制作者的新战场 来源:时代财经

在两个孩子围观下,刘惠斌熟练地把刚到手的任天堂复刻红白机插到电视。伴随8bit音乐缓缓响起,已为人父的刘惠斌迫不及待想与两名子女分享自己儿时的快乐。

让他意外的是,这款曾让自己魂牵梦绕的游戏机并没有勾起孩子游玩的兴趣。在体验了十来分钟以后,孩子们各自沉浸到自己的世界,剩下刘惠斌望着满屏的马赛发呆。游戏虽小,想法不小

刘惠斌想了很久,甚至开始质疑这些老游戏是否已经过时,不适合如今的孩子玩。从玩法来看,30年前的游戏由于新手教程的缺失以及高难度设计,在如今这个快节奏、多元娱乐的社会似乎已经失去竞争力。

“直到有一次我们在街上看到一件马里奥联名的衣服,儿子告诉我这是我们当时一起玩过的游戏,这给我带来了很深的感触。”刘惠斌坦承,这次经历改变了他对游戏的看法。他开始更多享受跟孩子在游戏里一起互动所带来的乐趣,作为游戏设计师的刘惠斌后来把这个理念带到了工作。

借助微信庞大的社交体量,目前小游戏累计注册用户突破了10亿,月活跃用户超过4亿,其中的性别比例与各年龄段的占比均与传统游戏用户画像有着较大区别。

在这样的生态下,小游戏面向的用户群体也有着与传统手游市场不一样的需求。于刘惠斌而言,以小游戏的型态呈现一款能让孩子与家长放心玩的产品显得尤为合适。后来,刘惠斌与团队一起制作了《天天飞喵》,一款玩家只需通过点击去控制小猫闯关的横版动作小游戏。

刘惠斌团队还特意为这款小游戏加入了“小孩模式”,直接去掉了广告和内购。从盈利角度来看,这一做法显得不那么成熟。但由于创新的玩法以及这种对青少年游玩的考虑,《天天飞喵》获得了微信创意小游戏的认证,这意味着更多的曝光与流量。

与刘惠斌相比,游彬团队制作的《动物餐厅》的商业运营则更为到位。

月流水破10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500万人。从数据来看,《动物餐厅》无疑是目前众多微信小游戏中的佼佼者。作为一款典型的放置养成类游戏,要在微信小游戏这片红海中突围而出并不容易。就像所有优秀的作品一样,在《动物餐厅》成功的商业变现能力之下,蕴藏着制作团队对不少社会现象的思考。

每天精心打扮,待人热情的狼外婆,在现实生活中每天都要独自承受因为自己性取向带来的压力;那头沉默寡言的刀疤熊,是熊胆汁产业链下的逃生者;长着翅膀的汤姆猫,是为了缅怀在现实中已经去世,与人类情同亲人般的家庭宠物。

“我们很幸运在这个多元的年代,游戏也可以不仅仅局限于娱乐。学会将真实的感情注入其中,勇敢地说出那些你想要表达的故事,我想这也是《动物餐厅》能够得到这么玩家青睐和陪伴的原因。”游彬认为,相比起过往单纯竞逐利润的手游市场,小游戏在承载创作团队设计理念上似乎显得更为合理。

腾讯19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包含WeChat)的月度活跃账户达到11.33亿。在庞大用户体量下,一款头部小游戏的回报是十分丰厚的。大部分团队都希望能够借助微信的社交红利在小游戏平台上一展拳脚。纵观那些突围的微信小游戏,在游戏设计上都有着自己的考量。

《动物餐厅》、《天天飞喵》等兼具市场肯定和创意玩法的小游戏冒起,让超过10万名小游戏开发者看到了野蛮生长过后的微信小游戏有着无限成长空间。

小游戏的开发边界

在这片新的土壤下,一些希望借助小游戏去探寻更多社会价值的制作者也纷纷进场。广告从业人员石乐欧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儿童走失只是新闻报道里的数字。”一次与女儿差点走散的经历,让石乐欧意识到,儿童走失事件随时都有可能在每个家庭发生。

石乐欧逐渐了解到,中国最大的失踪儿童消息紧急发布平台今年的找回率已经高达98%,但知道如何使用这个平台的人还不到20%。包括儿童走失后其实并不存在24小时不予立案的常识,也有很多人不清楚。

关于儿童走失的应对教育缺失,比石乐欧想象中还要糟糕。

“如果能让人们通过某种方式,体会到儿童走失带来的煎熬和紧迫感,是不是能引发人们对这个话题更多的关注。”广告人出身的石乐欧试图通过小游戏去验证这个设想。

最终,石乐欧与团队一同制作了一款类似“找茬”类的小游戏,挑选出儿童最易走失的几大场景,譬如饭店、闹市、公园、车展等,让玩家通过微小的提示,找到隐藏在场景中的小孩。石乐欧团队将这个游戏命名为《寻找守护者》。

在这个基础玩法之上,团队希望通过游戏内的其他场景去科普关于儿童走失教育的小知识,包括了解人贩子诱拐儿童的手段、寻人平台的捐款渠道等等。

与石乐欧相比,侯柯与小游戏的结缘则更为意外。

作为一名博物馆馆员,侯柯是在一次箭扣长城修缮项目中参与到小游戏开发中。彼时,中国文物保护基金正与微信合作研发一款名为《一起修长城》的小游戏。

据侯柯介绍,《一起修长城》让玩家通过烧制虚拟长城砖,学习古法工艺,还能把烧制的长城砖兑换成虚拟长城段落,再捐赠出去来参与到长城的修缮中。

侯柯表示,这款小游戏最大的突破是把文物保护的概念生动地传达给众多微信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群体。

“我们一直在思考,文化遗产保护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邀请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参与进来,开放话语权,与微信合作开发这款小游戏便是其中之一。”侯柯表示。

石乐欧与侯柯的故事并不是个例。据了解,为了降低游戏制作门槛,让各种创意、各种类型的游戏能够更容易被制作出来。微信游戏团队早已开始研发小游戏可视化制作工具。

微信游戏团队工程师陈子舜告诉时代财经,尽管目前大多数游戏都是商业化游戏,但微信团队依然看到越来越多游戏化应用的需求。因此,推出一款能够帮助开发者们更好地践行创意与想法的工具是有必要的。

据微信介绍,小游戏可视化制作工具主要面向普通人和初学者推出,通过直观可视的图形界面,将游戏编程简化为积木式的拖拽,大幅降低了小游戏开发的门槛,旨在鼓励更多人通过小游戏释放创意。

可视化编程、高效开发、赋能创意、快速分享等特点将小游戏的开放门槛拉到极低,像《逃命地球》和《雪地求生》等几个由零开发基础的用户搭建的小游戏目前已经正式上线。

在微信庞大的用户体量与创意鼓励计划下,《寻找守护者》、《一起修长城》等兼具可玩性与社会价值的小游戏将会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而在陈子舜看来,随着可视化制作工具的研发,或许终有一天做一款小游戏就跟做公众号、做短视频一样简单。在这个趋势下,更多像石乐欧、侯柯这样“跨界”的小游戏制作者也会参与到小游戏的开发生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