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穿着伊斯兰服饰的时尚女性

日期:2019-09-20 12:05

也许只有深受伊斯兰传统影响的人才会觉得,伊丽莎白·布卡(Elizabeth Bucar)对伊朗、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穆斯林女性的风格探索算得上是简约派。实际上,她在新书《虔诚的时尚:穆斯林女性穿衣风格》(Pious Fashion: How Muslim Women Dress)中传达了一个基本信息:穆斯林女性的时尚风格是多种多样的、非常个人化、细致入微,无论她们是全身都藏在黑色罩袍下;还是用亚历山大·麦昆的骷髅围巾当作头巾,并搭配紧身牛仔裤、皮毛背心。有时候,她们的风格是充满政治意味并颇具颠覆性的;有时候,她们的装束只是为了遵循信仰;有时候,她们只在乎时尚、美丽与个人愉悦。

布卡是纽约东北大学哲学与宗教系的副教授,她将自己的学术研究与作为一个热切时尚学生的惊奇结合起来。她把几十年的政治变动融合在了这本通俗易懂的作品中。历史学家们也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她的作品并不关于伊朗的革命,并不关于印度尼西亚的殖民主义,甚至也不是关于奥斯曼帝国的蜡染织法或服饰风格的传统。《虔诚的时尚》审视了当代女性服饰,以及服饰能够如何帮助我们了解作为一个整体的穆斯林——而非高深莫测的“穆斯林群体”。

布卡认为,时尚是一种传播方式,也是一种体现自我认同的形式。有些读者也许会认为这一看法本身就充满颠覆性。毫无疑问,对很多人来说,将虔诚的时尚作为一种了解穆斯林女性的工具是颠覆而政治化的。但布卡在写作过程中尽力做到了不评判和去政治化。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她组织了关注小组,参观了大学校园,采访了商店店主,并像街拍摄影师一样在大街小巷游荡。如果她要记录的只是对非穆斯林来说非常明显的内容,那她完全不必耗费这些经力,但我们身处 2017 年,到处都充斥着假设、偏见、无知和误导。

《虔诚的时尚》
[美] 伊丽莎白·布卡 著
哈佛大学出版社 2017年9月4日

布卡是一位有能力并令人欣慰的向导。她开门见山地告诉读者,她不是一个时尚专家,她的任务不是讨论一件女式大衣该不该出现在时装杂志中。她说自己不是《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米兰达·普利斯特里(时尚杂志主编,梅丽尔·斯特里普饰)一角,从高高在上的角度提出时尚建议。但她从米兰达著名的台词中学到了东西——米兰达从历史和意义的角度批评助理安迪的天蓝色毛衣。

“这段台词让我们了解到从学术角度研究时尚有何意义。书呆子般的安迪认为时尚只是愚蠢又肤浅的人群的兴趣,她的看法正好代表了贬低服饰作为一种文化和经济现象的学术倾向,”布卡说,“对虔诚服饰的研究,让我们能够了解穆斯林女性服饰的微妙之处。就像那件天蓝色的毛衣不仅仅是关于颜色,虔诚的时尚也不只是关于服饰。”

2004 年,布卡飞抵德黑兰学习波斯语。在旅途开始之前,她就在考虑该如何遵守当地要求女性穿戴正式盖头(hijab)的规则。这比她想象中更具挑战性,因为盖头并不是一种制服或是一种具体的穿衣风格,它仅仅意味着端庄的服饰,而这根据场合、地理位置、社会阶层等其他元素的不同,也有着不同的相应解读。这并不是用黑色羊毛从头盖住脚那样简单,错误的穿着就像一个男人穿着晨礼服和高帽去参加硅谷的商业会议一样不合适。这太过正式而不自然,反而显得有点奇怪。

虔诚的时尚中有些元素根植在历史和政治中,并有国家间的区别,各国用来描述端庄服饰的词汇也有所不同。布卡将自己的关注点主要放在了 20 多岁的年轻女性身上,一是因为这是她最容易接触到的群体,二是因为她认为她们是与时尚最合拍、对时尚最有兴趣的群体。在德黑兰,当地法律要求女性必须穿戴盖头,所以布卡去采访了那里的年轻女性。

她也去了印度尼西亚的日惹(Yogyakarta),在这里,虔诚的服饰只是一种选择,被认为是自我意识与自我提高的个人旅途。这是一种穿衣风格,也是一种个人承诺。

在伊斯坦布尔,布卡了解到,女性的服饰风格正是对土耳其紧张局势的一种反映。

对那些决定遮住头部的女士来说,头巾的选择极为重要。女性要找到最合适的颜色,也要找到最具吸引力的方式来遮住自己的头部。她们有时候也会在头顶带一个橡胶垫,以造成头发充盈的假象,并借此拉长脸型。她们也会考虑头巾和整体服饰是否搭配得当的问题。在伊斯坦布尔,她们通常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围头巾,并让标签牌在背后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