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美术印记70年:那些画中的拖拉机

日期:2019-09-24 14:00

  陈履生(微博)

  在国庆七十周年之际,“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将陆续呈现新中国七十年来留着时代印记的美术作品。

  对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中国现实,一辆拖拉机是极其罕见的。拖拉机对于当时的劳动人民来说,是情感、是希望、也是憧憬,这从创作于这一时期的李琦的《农民参观拖拉机》、丁鱼的《女拖拉机手》、关山月的《山村跃进图》、雷荣厚的《草地来了拖拉机》中可以明显见出。在这些作品中,由一辆拖拉机串联起来的是人民的心声和家国的希望。它们不仅反映了建国初期农业生产方式、社会观念的变化,也记录了建国初期,我国由农业社会向现代化工业社会转变的艰难历程。

美术印记70年:那些画中的拖拉机

  李琦   农民和拖拉机 1956年 69×91cm 年画 中国美术馆藏

  在文化部部长沈雁冰于1949年11月26日发布文化部“关于开展新年画工作的指示”之后,全国美术界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新年画创作运动。为了鼓励新年画的创作,文化部于1950年征集新年画作品,邀请专家及根据群众的意见,开先河地举行新年画评奖。5月,经文教委员会主任郭沫若、文化部部长沈雁冰等官员的最后审定,颁发了1950年新年画创作奖金,共有25人获奖,其中李琦的《农民参观拖拉机》、古一舟的《劳动换来光荣》、安林的《毛主席大阅兵》获甲等奖。其中作于1949年的《农民参观拖拉机》(又名《农民和拖拉机》,69cm×91cm,中国美术馆藏)无论是题材,还是画法和表现,都让人们耳目一新,看到了新中国的新气象,而这之中对于新中国和新年画来说,新的题材内容至关重要。在一个有着深厚农耕文明传统的中国,新的生产机器和生产方式的出现具有重要的意义,而其中相关的农业机械化的中国梦,正表现为新中国的集体意识和努力的目标。

  李琦在解放区所作的木版彩印年画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创作为新时代的单线平涂方式的新年画,成为开创新中国新年画基本范式的先行者之一。在1949年和此后的50年代,拖拉机的符号意义所标明的新中国在农业生产方面的努力方向,是国家转型所带来的人民幸福的一项重要的指标。因此,当1962年发行第三套人民币一元的纸币,上面就出现了女拖拉机手,则可见一个时代中人民的愿景,以及大众审美的时尚。

  李琦把握了这一时代的发展方向,更重要的是为人民表达了心声。而在当时,中国人对于拖拉机知之甚少,能够见过拖拉机的人也是微乎其微。可以说,从题材上来看,《农民参观拖拉机》是超前的。

美术印记70年:那些画中的拖拉机

  人民币上的拖拉机

  虽然,在1856年和1873年,法国的阿拉巴尔特和美国的R?C?帕尔文就分别发明了最早的蒸汽动力拖拉机。而英国的法拉斯和史密斯于1851年也首次用蒸汽机实现了农田机械耕作,成为农业机械化的开端。可是,50多年后的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清政府批准,花费22250两白银购进了两台拖拉机,由瑞丰公司经营,在讷河县的讷漠尔河南段自行收价代垦。这就有了中国最早输入的农用拖拉机。此后的1912年,浙江省政府由美国购回2台铁轮水田用拖拉机,并交给浙江大学农学院实习农场用于耕种。1914年,黑龙江省呼玛县县长孙绳武决定创办用拖拉机耕作的大型农场,以解决该县大量未耕地的荒废。呼玛3大公司于1915年从美国万国公司海参崴分公司购置了万国公司的麦考密克大型拖拉机(当时称为“火犁”)5台、18.4kW(25hp)拖拉机2台,以及打谷机、割禾机、播种机、大型犁等。而同期黑龙江绥滨某农业公司也购入拖拉机2台。1915年9月《上海时报》得“东三省荒务概况”记载:“(东三省荒地)以机械力垦辟者,须先备汽犁一具,见功颇速。惟汽犁非大资本不办。(一汽机可拖犁七、八架至十余架,每犁每日可垦地一晌余,价值约一万余元)亦有汽犁公司代人垦辟者,每方给以若干代价。”“二战”结束后,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赠送给东北解放区约200台拖拉机,主要留在东北的国营农场。

  1947年,美国友人韩丁(WilliamH.Hinton)在联合国救济与重建总署捐助一批拖拉机给中国时,作为一名技术人员再次来到中国。在他的倡导下,美国在中国推广的2台福特拖拉机,1台在黑龙江,1台在山西。此外,他来到解放区河北冀县,和中国同事一起,培养出中国第一代农机操作人员。这些在史料中出现的拖拉机,虽然屈指可数,但在中国20世纪初的出现,对于中国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却是重要的一步。原籍山西平遥的李琦,1937年9岁时就到延安加入了剧团,1947年入晋察冀边区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学习。虽然现在无法确认李琦见到拖拉机的具体时间,一般判断应该是在解放区所见,而且和韩丁在解放区传授的农机操作有关联。在《农民参观拖拉机》最初版本的木版年画上,还有这样一首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