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戴头巾的女性需要被拯救吗?穆斯林女性时尚里的政治与信仰

日期:2019-09-25 11:41

戴头巾的女性需要拯救吗?穆斯林女性时尚里的政治与信仰

2018-02-09 13:3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戴头巾的女性需要拯救吗?穆斯林女性时尚里的政治与信仰

 

自2004年以来,作者一直致力于穆斯林女性时尚的比较研究,在伊朗德黑兰、印度尼西亚日惹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三个地区进行了民族志调查。这三个国家都是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非阿拉伯国家,且都有官方规范女性着装的历史。在作者看来,女性的“适度着装”(modest clothing,这里特指穆斯林女性的温和化着装,译者注)是其他事物的一个标志——无论是“穆斯林女性需要被拯救”这样的“坏”标志,还是整个国家荣耀与道德健康的“好”标志。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男性精英鼓动围绕这一标志的斗争,推动进一步的政治议程,但这些议题与改善现实女性的生活关系不大。

然而,穆斯林女性及其服饰已经成为了国家状况的重要标志,这一点还产生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后果:在建设现代公民身份意义上,女性及其服饰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因此,即便“适度着装”是对女性进行政治控制的结果,它也成为了女性行使政治影响力的一种手段。

伊朗

虔敬时尚(pious fashion)在伊朗受到高度管制。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不久,该国的妇女就被法律规定必须佩戴希贾布(hijab,指穆斯林妇女穿着的面纱或头巾,也指穆斯林风格的服装,译者注)或符合伊斯兰教法的服饰。但是,刑法典中并没有明确希贾布的定义,所以女性在决定穿什么时拥有一定的灵活性。许多虔敬时尚——从覆盖全身的传统卡多尔罩袍(Chador),到定制的短款外套和方头巾——表明也许现代伊朗女性愿意生活在不是由自己制定的规则之下,但也要求有权解释这些规则。有一些款式被认为是效忠当前政权,而另一些则被视作政治颠覆。在“白色星期三”抗议活动中,女性佩戴白色头巾,并公开表示反对着装规定。在这一星期中,有一些女性走得更远,她们齐齐把头巾摘下,系在棍子上向路人挥舞展示。(White Wednesday protests,这一运动兴起于2017年6 月,在伊朗妇女中间广泛传播,形式是伊朗女性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自己戴着白色头巾或者身穿白色衣服的照片以表达抗议的态度,译者注。)

在表面上,德黑兰的“适度”意味着女性要隐藏自己的体态,尤其是腰部、臀部、胸部以及头发。而在这个城市,虔敬时尚也表达了许多相关的价值观,例如,因为女性的服饰受到法律的规范,虔敬时尚体现了更广泛文化价值的稳定和一致。然而,头巾中体现的其他价值则动摇了这种稳定与一致。这不仅体现在那些让大量头发从头巾下面露出来的女性身上,而且体现在一些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中,这些风格揭示了一种更加自由与非正规的审美价值。

 

展开全文

2007年前后,一种名为“阿拉伯卡多尔”(Arab chador)的流行大衣成为德黑兰的时尚。与传统卡多尔罩袍不同,它有意做成开放式的,袖子很大。德黑兰上流社会青年中流行的一种穿法就是“阿拉伯卡多尔”加上非常大的头巾。伊朗当局支持这种大衣,部分是因为它长而宽松,部分是因为它的名字与伊斯兰的文化和地理相联系。但是在作者的采访中,那些女性将“阿拉伯卡多尔”描述成一种波西米亚的服饰风格,尤其在“艺术家型”女性中流行。这种风格不仅仅是一种轻松活泼的外表,还是一种公共女性气质的视觉呈现,尽管有伊斯兰共和国的严格规定,面对专制统治时,它能让自由的精神和轻快的感觉得以体现。

作者也观察到将所谓的民族元素融入虔敬时尚。这种风格包括将红色与绿色刺绣的组合破坏当地的宗教审美。绿色是积极的,而红色有许多负面的内涵。在1979年关于建立伊斯兰共和国的全民公投中,选票用颜色标注,支持伊斯兰共和国的选票是绿色的,而反对的选票是红色的。在今天的德黑兰,当红色和绿色被合并到相同的纺织品或同一套服装中时,这种象征意义的严格区分有争议的。这样的头巾打破了什叶派的颜色象征,头巾本身隐含了一种神学批判,在几十年前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今天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民族元素正在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