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暑期综艺“变脸”,小话题如何跑赢大众关注

日期:2019-07-13 16:42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

  “转眼2000年已过去快20年……”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最近因翻唱老歌《我去2000年》意外走红,原本聚焦乐队文化的“小众”定位,却因回忆的温度突破圈子,唤起了很多人的回忆。

  迈入暑期档,电视综艺与网络自制综艺活力竞相迸发,包括《乐队的夏天》在内,《这!就是街舞》《忘不了餐厅》等几档综艺节目都赢得了不错的口碑。这些节目中有的关注家长里短,有的聚焦某一领域,而盘点其赢得热度和口碑的关键,在业界看来,或许透露出未来综艺节目细分发展的几个趋势:以情感共鸣突破年龄圈层;以专业观照取代竞技冲突;用场外观察增加生活真人秀的人文温度。

  突破预设年龄圈层,60后唱将感动90后、00后

  谁也不曾想到,没有强势的网络营销,没有高颜值的选手,没有刻意制造的话题,悄然开播的《乐队的夏天》在一期期播出中逐渐受到观众追捧,豆瓣评分一路冲至8.4分。尤其是节目中60后唱将乐手的表演,竟成为95后、00后津津乐道的话题,这让前段时间一窝蜂赶着“偶像养成”热潮的行内人也直呼看不懂。

  这类综艺被业界称为“垂直综艺”,言下之意就是不求大家都来看,但要“直达”某一群受众,抓住“小众”的关键是对某一类需求的深度了解。

  《乐队的夏天》中一首盘尼西林乐队翻唱朴树的《new boy》在社交平台的“刷屏”就很能说明问题。这是朴树在1999年发行的专辑《我去2000年》中的一首歌。没有华丽的配器编曲,没有充满戾气与躁动的歌词,一把吉他轻松唱起世纪之交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快来吧奔腾电脑,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轻松一下WINDOWS98。”不仅让节目嘉宾、制作人张亚东感慨岁月动情落泪,也在网络激起一片怀旧涟漪。一位网友留言:“小时候幻想着2000年,觉得是一个未知科幻的年代。转眼2000年已过去快20年,面对世界的好奇和困惑,与那时候相比一点都没有减少啊。”

  确实,时代在变,功能强大的触屏手机取代了笨重的奔腾电脑,如今95后、00后们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WINDOWS98是什么,但是音乐所传递出年轻人对新时代的憧憬与跃跃欲试不曾改变。而节目也就随着优质作品的传播,浸润了年轻观众的心。这也让网络剧制片人白一骢受到启发——相比于预设受众群、一味迎合年轻用户的口味与潮流,不如从音乐本身出发,用歌曲与演绎中的真诚与情感打破所谓年龄的圈层。

  去竞技专业化,品质观赏性逻辑优于矛盾冲突逻辑

  与此同时,一些节目虽仍以淘汰竞技为核心,但弱化了对抗的火药味,转而在专业知识的普及和小众文化的观赏性上聚焦,很快赢得观众的认可。

  一组节目的口碑收视对照可以回应这一点。

  一档聚焦说唱音乐的节目在两年前凭借对小众音乐领域的聚焦,成功刷新满屏“好声音”的真人秀疲态。然而,选手爆出的负面新闻、节目刻意剪辑制造的冲突情节,让网友恶感渐生。即便此后以全新节目名字改版问世,今年口碑评分略有回升仅为5.7分,收视话题热度却大不如前。正如观众所评价的那样——“选手和节目标榜的‘真实’这个词已经变成追名逐利的遮羞布”,想要成名走红被直白写进歌词,把技艺对战作为人身攻击,某种程度上,节目将该音乐类型缺少艺术内涵、只有情绪宣泄的短板进一步放大,新鲜感一过,观众自然不愿意买账。

  “街舞文化”在本土化的过程中能否过滤戾气、弥补粗俗的缺憾?《这!就是街舞》试图回应这一点。节目虽然也有“对战”环节,但在兼顾斗舞热烈氛围与高难度炫技的同时,也将重点放在团队编舞能力和丰富的舞蹈术语注解上,进一步提升了街舞作品的大众观赏性,这令其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的8.6分,上升至今年的9.3分。比如明星嘉宾带领队员重现迈克尔·杰克逊反暴力歌曲《Beat It》的经典舞步,就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令网友感慨“街舞也是能够品味的”。

  介入观察视角,为家长里短增添人文温度

  还记得此前《向往的生活》作为生活类真人秀推出,一度被视为“慢综艺”代表,印证着综艺节目不放大吵架、不刻意煽情,回归生活本真的柴米油盐、一蔬一饭,同样能够获得观众的全情投入。眼下这样的节目进一步升级,介入场外嘉宾的观察视角,为家长里短增添人文温度。